第50章 家

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,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,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!

台风真扫过台湾海峡来了,气象局在清晨发布海上台风警报,钰慧她们出海计划因此受到阻延,大伙儿困守在饭店里,百般无聊。

尽管澎湖海面彤云密布,恶滔天,东台湾却风和日丽,晴空万里,蜿蜒无际海岸,碎漫着细花,阿宾坐在花东线自强号里,望向窗外壮阔景致。

假期关系,车厢里人很多,吵杂纷乱,一些无座乘客甚至坐到座椅扶手上,嘉佩因此皱起眉,脆斜侧过,搂靠着阿宾,以免糟受那些人无礼压挤。

阿宾昨天送走钰慧之后,回到家里觉得无聊,午就走去嘉佩那儿想找她相叙。不晓得为着什么原因,那公寓楼大门打开了没回锁,阿宾直接爬上四楼敲嘉佩门,嘉佩还在睡觉,糊糊拉开门板,看清楚是阿宾,不禁欢欣雀跃地扑进他怀里,和他紧紧拥抱在一起,然后噘抱怨着,怪他这么久都没来瞧她。

阿宾将她高高抱起,她捧着阿宾脸,啾啾个不停。阿宾将她抱到床边,两人叠坐在一起,嘉佩静静端详着他,然后说:“我好想你!”

阿宾知她说是真心话。

嘉佩生活在虚假意之中,意外认识了阿宾这样普通男孩,一颗寂寞儿心,把阿宾当作好朋友多过是当作人。

阿宾让她窝在他怀里,嘉佩默默地倾听他沉着心跳声,享受难得午后温馨。

阿宾喜欢她那又长又亮秀发,他用手掌温替她理着,嘉佩仰起看他好一会儿,突然说:“阿宾,你放暑假了吗?”

“是。”

“那你明天有没有空?陪我回家好不好?”嘉佩说。

“台东?”

“嗯。”

阿宾稍微考虑一,就答应了。

嘉佩非常高兴,马上打电话托人替她向店里请了几天假,然后换过衣服,拉着阿宾陪她上百货公司。

阿宾以为她会到装或化妆品柜去逛,没想到她看都不看,却老在男装部打转,衬衫领带外套皮件,每一样她都详细询问阿宾意见,阿宾看她眼中温神采,便问说:“买给家人?”

“我父亲。”嘉佩点点。

阿宾替她拿主意,选了几件比较稳重式样,嘉佩摊捧在手上一直看,边儿带着些些不安,阿宾搂住她,俩人相视而笑。

今天一早,阿宾跟妈妈胡诌了个理由,说要到同学家去玩两三天,妈妈早知他放假在家里多半关不住,出去走走也免得无聊,只吩咐他路上小心,并没有多问。

阿宾收拾了简单行李,过街到嘉佩公寓接她。嘉佩不知多早就起来整理妥当,已经等在楼门,阿宾替她提起好大一只包包,拦了一部Taxi,到台北车站换搭往台东火车,目地是鹿野。

嘉佩淡施脂粉,垂到间直发梳得典雅整齐,一件无袖贴薄衫半着可肚脐,短短窄更显出一双美是无比修长婀娜。从上了车开始,车厢里乘客,有意无意地都会不时斜眼来看看她,火车飞快穿驰过一站站小乡镇,她娴静地将枕在阿宾肩上,眼睛望向车窗外遥无边际远方。

阿宾看她长长睫在不住颤动,他搂紧她,轻声问说:“你害怕?”

嘉佩抿抿,将脸埋进阿宾前,过了一会儿,才抬起来,说:“我三年多没回家了。”

阿宾发现她眼眸里有无数矛盾。

“你知吗?那天是母亲节,”嘉佩说:“我没告诉爸爸一声,就走了,一直到现在。”

阿宾在听着,她又说:“我告诉过你,我读是护专吗?”

阿宾摇摇。

“我那时快毕业了,像今天一样,我从台北回到家,我以前常常回家,父亲在几年前因为车祸折断双,所以我打算当一个护士,可以自己照顾他。”

“后来你没当护士?”

嘉佩笑了,笑得那么凄苦。

“我有一个后母。”她说。

嘉佩艰涩咽了咽,阿宾等着她说去。

“她有一个夫。”嘉佩又说。

车窗外先前快速移动着景物在变化,列车就快停鹿野站了。

“那天,”嘉佩低,语调很平静,仿佛是在叙述别人故事:“她让他强暴了我。”

可能是火车进站跳动,阿宾心如同被巨槌猛猛重敲了一般,嘉佩仰起脸蛋儿,辛苦紧。

阿宾因为嘉佩最后一句话而受到震撼,心中忽然万分痛苦,他几乎忘了他们是怎么走出鹿野车站,午东台湾朗朗,晒得他举起手掌来遮荫。嘉佩在和一辆野计程车讨价还价着,议了老半天,那司机才很不愿过来帮他们将行李提去放进后厢,俩人坐上老旧裕隆柴油车,颠簸地驶出市街。

阿宾和嘉佩一路上都没再谈,那司机自自擂,夸赞自己开车技术有多棒,飞天地无所不能。嘉佩家还真远,野车在崎岖山野中开了将近一个半钟,嘉佩才指引着司机停靠到一条小路边,司机又帮他们把行李提来,嘉佩向他要了车行电话,说改天回程还要叫他车,他连忙到车上找了一张名片递给她,嘉佩付过车资,那司机高兴走了。

阿宾将大包包背到肩上,牵着嘉佩手,转进小路里。嘉佩心越来越紧张,小手冰冷,而且在微微发抖,阿宾不住地用双掌帮她着,好平稳她思绪。

就这样大约走了十来分钟,见到前面有两三散落人家,一群觅食土闪躲着他们两个不速之客,咕咕地拍动翅膀快跑,一个人和两三个壮小男孩正在手摇井边洗涤些什么东西,都转过来,狐疑看着他们。

“清婶。”嘉佩喊她。

“,你是……你是阿佩?”人认出她来了。

嘉佩说:“是,我回来了。”

“你回来了,你回来了,唉,你怎么现在才回来……你……”清婶叹气说:“回来了就好,你爸爸在你们家园子里,你快去看看他吧。”

“我爸爸在园子里……?”嘉佩犹疑说。

“小龙,你陪着阿佩姐去。”清婶吩咐说。

那叫小龙国中生答应着,走向前去带路。

“在园子里……?”嘉佩又喃喃念了一次。

嘉佩当然知自己家园子怎么走,并不需要小男孩带着去,可是小龙已经抢在前面,嘉佩迟迟彷徨着,直到阿宾低声问她,她才挽着阿宾,跟在小龙后,顺着泥巴路走去。经过一小转弯时,嘉佩指给阿宾看,她们家就在不远,那幢低矮老子。

绕过弯路,就已经是嘉佩家园子,嘉佩神恍惚,停来望着园子正中间农寮,日赤艳,虫声唧唧,嘉佩忽然觉得步像有千万斤般沉重,小龙转向另一,招手说:“这边,在这边……”

这一边杂草丛生,人猫一颗颗沾黏住阿宾管和嘉佩丝,小龙在前面停来,她们俩人跟上去,小龙手指比划,只见到一邳黄土,上长着长短参差浓密不均青草,一门薄薄石碑立在当前,嘉佩惨了脸,苦涩望着碑上名讳,刻小字记载有日期,表示那是三、四个月前事,阿宾心里难过,他以为嘉佩要哭了,但是嘉佩只是站在那里,一动也不动。

小龙不知什么时候离去了,阿宾放行李,从背后将嘉佩环抱着,嘉佩凝视着小小土丘,很久很久,才低叹一声,说:“走吧!”

俩人沿着原路,心沉重地走向嘉佩家,太突然躲进了云层里去,四周变得凉许多。阿宾看见小龙和另外两个男孩,在远远地看着他们,接耳着。

嘉佩家里很安静,看来这时没有人在,嘉佩一进大厅,就看见父亲灵位,她默默点上三柱香,在灵前膜拜,再把香枝进炉里,然后拉着阿宾往屋里走,打开最后那小小间,空气中弥漫着灰尘气味,嘉佩望着熟悉床桌椅,这些日子来她虽然不在,小间一点都没变,她让阿宾将行李放在床上,俩人简单把室内扫除整理一,日已经开始西斜。

嘉佩在冰箱找出一些菜材料,到厨去准备晚餐,阿宾回到客厅坐来看电视。一会儿之后,门外响起步声,进来了一个净净中年人。

阿宾有点意外,这里人多半黝黑俗,这人却细皮,眉目清朗,鼻梁又直又高,圆厚,发半泄成紫红,年龄大约四十来岁,材略略,穿着净,长袖丝衬衫牛仔短,雪雪多大,上登着一双细带凉鞋,趾甲涂着红红蔻丹,一点乡人味都没有,却有一俗气劲。

人在自己家里突然看见陌生男人,一时之间有些愕然,站在门边正想问些什么话,正好嘉佩端了一盘菜出来,她更是吃惊,呐呐说:“小……小佩,你……你回来了。”

嘉佩只斜眼看了她一,放盘子,自顾自又回到厨里去了。她有点坐立不安,对着阿宾尴尬一笑,阿宾回着点点算是招呼,她考虑了片刻,慌张地跑进嘉佩隔壁间里去,关上门,阿宾猜那大概是她和嘉佩父亲卧。

嘉佩将好饭菜一端出来,摆好碗筷汤匙,然后和阿宾一同坐在客厅,边看电视边吃晚餐,那人这时才又打开门,怯怯懦懦走出来。

“小佩……”她说。

“吃饭呐。”嘉佩抬都不抬。

“小佩……我……”她又说。

“坐来吃饭。”嘉佩持说。

她只好乖乖坐到一旁,端起一只空碗,心不在焉举箸夹菜。她看着嘉佩冷酷表,突然感到内心十分恐惧,嘉佩只在外闯,看打扮看举止,显然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幼稚无知小孩,她这次回家,有着什么目?

人一顿饭吃得提心吊胆,好不容易阿宾和嘉佩都放了碗筷,她连忙主动收拾碟盘残肴,整理桌椅,嘉佩故意坐倚着阿宾不理她,让她去忙得不可开。

那人收拾完成,畏缩地闪过客厅,打算走出门去,嘉佩却喊住她:“你要去哪里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我没有……”

“坐到那边去。”嘉佩指着斜角空椅子。

那人垂丧气,坐到被指定位置上,电视里正演着乱七八糟连续剧,她心也跟着乱七八糟。她本来想溜出门,去找她姘商量一该怎么办,嘉佩离家之后,她们都以为她再也不会回来了,而嘉佩父亲一过世,更从此将任她们为所为,谁知她突然回来,还带着男人,她不由得心虚恐慌,失去了主张。

阿宾和嘉佩当她不存在似,亲热拥在一起,时而细语私私,时而言笑切切,偶而嘉佩丢给她一个冷峻眼神,她就心底发,如坐针毡。

阿宾和嘉佩热深起来,她看也不是,不看也不是,她们还得啧啧有声,手掌在对方上到,她有点烦燥难堪,不停用眼角偷瞄她们,她们偏偏动作越来越惹火,颈缠绵,肢动,嘉佩故意嗯哼有声,在阿宾怀抱中婉转承欢。

那人看得心蹦蹦跳,绪受到感泄,嘉佩蛇一般双手,开始在阿宾档上又又抓,阿宾自然就生了积上变化,那地方得像一把伞似,还不住阵阵跳动。嘉佩专门让出明显角度,教那人将阿宾雄伟瞧个逼真清楚,那人坐在椅子上,两一左一右叠着,眼神闪烁,瓣暗抿,显然心受到相当影响,嘉佩用眼尾瞄着她,观察她神气变化。

嘉佩像在进行表演那样把阿宾带解开,炼拉,莲花指勾着阿宾内,往一拖,大具怒蛙一般地跳出来,勇猛伸撑示威着。那人真是吓了一大跳,阿宾惊人尺寸,一端青筋凸浮,一端晶亮圆红,这哪是男人?这简直是超人!她死盯着那具看,眼睛眨都不眨。

嘉佩扶着大巴,在阿宾感觉最敏锐索上挑着,刺激阿宾涨得更大更长更直更,然后轻轻地上,使巴在她掌中半掩半现,让那人更惑于男引。然后她缓缓套动着棍子,阿宾愉快唔咽起来,那人心境陷了她们之中,眸子里搀杂了渴望与焦虑,阿宾巴仿佛有一种浓郁气息,正不断鼓动与煽起她。她又不是什么贞洁烈,她只不过是个,内心火因此一触即发,热,源源出。

嘉佩看出她内心浮涨,她低张开小,将前半进里,那人也咽着,一脸都是向往。

“爬过来。”嘉佩说。

那人愕然看着她,迟迟没有动作。

“爬过来!”嘉佩严厉命令着。

那人不敢违抗,伏到地板上,向着俩人慢慢爬过去。爬到靠近阿宾时,嘉佩伸手捞抓住她发,将她牵引到阿宾间,阿宾大剌剌张开双,嘉佩将人拉向大巴,那人又惊又喜,菱子已经触在腮帮子上,果然又烫又,她不禁机伶伶发了个冷颤,心小鹿撞在一块,乒乒乓乓节奏大乱。

“我男朋友。”嘉佩又命令着。

人虚伪了一番,才娇娇地张开巴,用她厚暖将阿宾中,阿宾一子被热感觉所包围,舒服得不得了,那人果然,她曲意要讨阿宾欢喜,不停地鼓动双颊,替阿宾上不已。阿宾更是痛快,巴暴涨,尤其膨大到像颗卤蛋那般,他还右手挽住人后脑勺,把她往深压。好,居然不闪不避,让阿宾整巴都进她喉咙,真是要把阿宾爽死了。

阿宾因为本钱伟大,从来没有对手能把他全部吞没过,这样美却是一糟,他也不疼惜这人,抓着她就不停地来回晃动,把她当成小起来,那人虽然到极点,也努力配合着,毕竟还是血之躯,被阿宾得呕呕呜呜,双眼噙泪。阿宾正在兴上,又了她一二十,多过了些瘾,才放开她让她伏在他上咳杖气。

嘉佩来到人背后,两手各别扯执着人领,左右用力一分一拉,人惊呼起来,那丝衬衫钮扣纷纷绷落,出她鼓饱又浑圆剔透,正托在黑半杯中,黑对比清晰,面摆摇动不停,她揽遮掩,反而更把一双球挤得更凸显人。

“阿宾,”嘉佩说:“你看这货美。”

不待嘉佩指点,阿宾早盯着人趐看得垂涎滴。那人初回家和阿宾照面时,阿宾就看见她围,走路时会跳上跳,如今半捧在眼前,果然真材实料,又鲜又。嘉佩抓住人双手,人不敢反抗,半半就让她将手开,阿宾魔手一伸,在她上一,手珠圆玉润,竟是副绝妙好子。

人地“嗯哼”几声,阿宾觉得有趣,又去她另一只,她又“哦哦”叫着,真到骨子里去了。

“用力一点,别疼她,”嘉佩说:“她可得狠,多她几。”

“嗯……嗯……”那人着眼睛对阿宾说:“多我几……”

阿宾不客气剥她杯,两手直接到她球上,同时起来,她俏脸绯红,星眸半闭,陶陶然样子。

嘉佩蹲在她旁边,动手把她内外衣得净,然后又去解她短,那人连挣扎都懒得挣扎,承从地合拢双,让嘉佩得顺手,这人虽已徐娘半老,实在是风过人,大圆上紧绷着一条黑透明超薄小内,从背后看来,小内本包裹不到她那硕壮丽四分之一,嘉佩看不过去,举掌“啪”一声就打在她上,面般团马上浮起红红手印,她也不喊痛,只是轻轻摇摆着枝,嘉佩一把豁过她后突阜,居然“吱唧”有声,嘉佩将被她沾手指举起来,拿给阿宾看。

“你瞧这,已经到这种地步。”嘉佩不屑说。

那人还懂得害羞,涩赧眼神低垂,将俯,不知是恰巧或是故意,正好又把阿宾大巴进里,深深浅浅地着。阿宾同时有视觉、触觉与巴被三重享受,不由得酸了牙齿,轻叹起来。

嘉佩把人内高高地提起,然后让它狠狠弹回打在她大粉,人里塞着大具,咿呀不清。嘉佩看她跪在地上,孜孜地努力阿宾,妒恨更生,索“唰”地把那黑感小内一气拉到她膝盖上,她私秘失去屏障,赤袒出来。只见腴厚洁朗大汤滋滋,像只刚烘妥热狗面包,夹着两片皱缩成一团深褐小,不规则花蕊当中已经不耐烦撑开了一张小,从粉红里不停出,原来是只虎,嘉佩“呸”了一声,又是正反两掌,连续痛痛地掴在她上。

那人霎时惹红了两团晕记,但是她哼都不哼,只是仰着脸乞怜看着阿宾,汪汪眼睛又美又艳,正睁得大大勾引阿宾魂魄,忽然间,却苦苦半垂来,阿宾一瞧,见到嘉佩手掌上,不知是两还是三手指已经送进了她之中,一进一出挖着,人终于忍不住了,吐掉巴,“…………”闭眼叫,娇躯难过曲闪躲。

嘉佩不肯放过她,继续手上,她不自主向前爬行,攀上阿宾上,阿宾将她开,她就仆倒到长椅子上,一跨挂,一跪搁着,“哦……哦……”越叫越大声,这连阿宾都看明她那寸草不生地,嘉佩缩回手掌,那儿被抠得空出一红通通凹槽,抖抖地颤个不停。

嘉佩用双手把人和拨开,她那一窝蠢蠢动,阿宾转在椅子上斜踞着,大巴举得笔直,才刚打算要侵犯她,嘉佩却说:“等一等……”

嘉佩取出一方小胶袋,原来是个保险套,她撕开包装,替阿宾将套子戴上,说:“谁晓得她不净。”

阿宾等她戴好,才把对准眼,人被他挤得急迫,正要叫,他用力一,全直闯到底。

可怜那,虽然巴不得阿宾她,却没曾和这么大巴战过,阿宾一家伙就坏了儿花,简直穿到她心肺里去了,人长叫一声“喔……”,艰苦中,也带着无比足。

阿宾巴泡在她里,没想到四十几岁人膣还能这么紧,倒没辜负天生。他出,恣意猛着,人几个来回便不再生疏,转而痛快起来。

“哦……哦……透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好深……好舒服………………到心坎上了…………亲亲哥哥……哦……哦……死人了……哎呦……哎呦……哎呦……”

她不停呼痛,赖在椅面上,脸春漾。嘉佩坐到她前,左手抓着她发,将她脸拉起来,左右开弓,又赏她两个锅贴。那面不改,嘉佩打得用力,她更叫得凶。

“……小佩………………打得好……打得好舒服……哦……小哥哥……大巴哥哥……得好爽哦……快点……快点……快点穿我………………好棒得巴……唔……好棒小哥哥………………”

嘉佩这会儿拿她没辙,她拉高短,蹲坐在椅子上,扯偏了内,将人按低到她可前,那人没试过这种事,不肯碰嘉佩小,阿宾死命狠她两,命令说:“我嘉佩。”

人才不愿伸出舌,薄薄又圆又宽,贴着过嘉佩缝,其实嘉佩也已是春汹涌,人吃得,只是嘉佩原本就不喜欢叫,她虽然舒服,就仅是默默地在着气。

阿宾巴在人包围中来回驰骋,杀进杀出,一人独挡千军万马,却也被人束缚得紧非常,他到底,不时刺激着她子宫颈,人难得这般好汉子,尽可能高,让阿宾得再狠再猛一些,前则温用舌服侍嘉佩,卷挑勾,特意往她最快乐地方,不敢稍有怠慢。

阿宾得美了,那人僵直了脖子,呐呐吟着,叫声混浊,黏腻惑人。

“唔……唔……亲哥……唉……亲弟弟……哦……到心坎上来了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太爽了……唔……喷……要……要喷了……哦……好舒服………………喷了……喷了……噢……噢……喷了……”

喊完真疾喷,得她和阿宾好不狼狈。

“……飞上天了…………好美……小佩哦……你……你有一个好男人……哦……真幸福……呀……呀……怎么这样……唔……马上……马上又……哦……又要来一次………………会死掉……我一定会死掉啦………………”

接着儿紧紧地收缩,“噗嗤”一声,又是阵阵洒来滚烫,阿宾快马加鞭,继续给她致命打击。人被得乱叫,自然忘了食嘉佩,嘉佩嫌她偷懒,用力压她,她才又“唔唔”吃着小。

可是不一会儿,阿宾再次把她上紧要关,她又“哦哦”地啼叫着,无法顾及嘉佩,她哀怨望向嘉佩,像小狗一样摇尾乞怜。

“嗯……嗯……小佩……小佩……唔……对不起……哦……妈妈对不起你………………”

嘉佩一听,怒火上冲,柳眉倒竖,立刻飞出一个巴掌,打在人俏脸上,同时辱骂:“臭人,你是什么妈妈?你只是条臭母狗!阿宾,别她了!”

阿宾马上应诺一声,而且停了来,人急得快哭了,抱着嘉佩,连说:“对……对……我是臭母狗……小佩……求求你……别让他停来……小佩……求求你……要他再多我一……”

嘉佩“哼”转过去,阿宾重新送起来,人既愉快又感激,马上俯首要替嘉佩,嘉佩已经没了兴致,开她站起来,坐到阿宾后边,抱着他,将贴在他背上。

阿宾进时时被人饱反弹回来,真是过瘾,愈觉得巴愈长,当然人叫得也愈不堪耳,整个客厅都是漕漕声,和靡靡叫床声。

“噢……噢……亲爹爹……坏儿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这次……哎……真……非死掉不可了……唔……唔……会糟糕啦……又要泄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重一点……再中一点…………死我算了……死我………………来了……来了…………挡不住了……呜……呜……完蛋了……”

人逆向被阿宾榨出,一涌一涌强而有力,她两手往后,掰开好让阿宾刺得更深,只是杆已经乏力松弛来,瘫在椅子上直呵气。

“…………没力气了……被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好哥哥……饶饶我……我够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不要了……嗯……求求你…………好小佩……你要他停来……我……我…………我都了……唔……唔……”

“哪里,你太客气了,”嘉佩说:“阿宾,这人还得很,别听她,继续她。”

阿宾本来就没打算停,他得更快速,人膣腔都痉挛了,把他束缚得死紧,他每一出,一大圈黏膜就被巴拖出来,过他巴杆子时,实在非常舒服,他飞也似摇动,得那人苦哈哈。

“噢……噢……好哥哥……我受不了了……天……天哪……我……我又要来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真要死了…………好狠亲哥……死小妹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哎呀……要……要来了…………泄了……泄了……泄死我了………………泄死我了………………”

人说泄就泄,几滩暖噗噗地冲泻到阿宾上,淋得他半黏答答。她昂首欢悦着,等极乐片刻一过,终于支持不住,心神恍惚涣散,想要伏到椅子上气,却砰一落到地上,正面躺倒,波四面摇,间无,好个狼虎般美,看样子已经失去了知觉。

人跌长椅,自然和阿宾分离,膨得长长横在半空中,显示着他正在最兴奋状态,嘉佩住保险套端,将它走,然后躺到人原来位置,阿宾手拿着巴,对准嘉佩小天地,很快地就和她亲结合在一起。

失去了薄薄胶套,加上嘉佩是那么紧凑幼密,阿宾疯狂了,他劲十足送,嘉佩刚才观战了半天,绪被化得非常激扬,她一边小声哼叫,一边将阿宾拉伏到她上来,两手抱住他厚厚膛,并且在阿宾耳边轻唤他,告诉他不用忍耐,她也已经很高亢,要他完全注她内。

阿宾放开绪,快意和她彼此享受,阿宾敏感被嘉佩花心裹覆得美不胜收,嘉佩也被阿宾撞得浑酸麻,俩人都不去压抑?涨,让欢乐不停发再发,最后,俩人一起来到了紧要关,嘉佩两勾扣着阿宾杆,阿宾把巴拚命向里面,同时心都是一连串急悍,理反应不受控制,所有热都喷洒出来,对互冲,好,谱美妙休止符。

“宾……”嘉佩在他耳着。

阿宾和嘉佩温存了一会儿,相扶坐起来,那人也已经清醒,倚在矮?边不敢乱动,乖乖等待听候发落。阿宾和嘉佩草草披上衣服,相偕携手,回到嘉佩间,关上门,不再多有动静。

人愣了几分钟,好像有点莫名其妙,一时之间脑袋混乱不清,怎么没来没由被陌生人了一顿,还爽晕了过去,她用力摇了摇,确定不是在作梦,才撑起疲惫一,捡拾内,关掉电灯电视,黯然也回去自己间。

一夜过尽,东方刚浮起鱼肚,人起床出,就看见阿宾和嘉佩在客厅里,开了电视看晨间新闻,阿宾出几张一二天前报纸读着。

“早……”她试着打招呼。

阿宾对她点点,嘉佩则视若无睹。

“我……我去早餐。”她自言自语说。

廿几分钟后,她端出一小锅热腾腾稀饭,几样罐菜,并且抢着帮阿宾和嘉佩取碗盛上,嘉佩不客气接过来,夹着菜慢慢地吃,偶而用利剑般眼瞄她,她低也替自己盛了半碗粥,小童养媳似啜着。

用罢早餐,人又变成佣,勤朴收拾了碗筷,捧到厨去清洗,真是无比贤慧,当她洗好餐具再出来客厅时,阿宾和嘉佩却都不见了,她站了一会儿,咦?真不见了。

她了牙,回换了件连洋装,鬼鬼祟祟先在门探了探,确定没看见她们俩,才匆匆起出门,疾疾往嘉佩家园子跑去。

来到园子里,她回四顾了一,周围寂寥无声,她走向中间农寮,“呀”开门闪步进去,随即将门又“碰”关上。

“你怎么这么晚?”一个男人声音说。

整个农寮还算宽敞,一面短墙将里半隔成两厢,内到堆了工具杂物,十分紊乱无序,外靠门不远居然放了张看起来净旧床,这附近才略有收拾,整出一度小小空间,梁上还有一具电风扇在转着。

说话男人舒适地躺在床上,那模样应该比人大不了几岁,个子不高中年汉子。

人狠狠瞪了他一眼,走过来举用力踹在他小上,他吃痛叫起来,怒气冲冲说:“什么?你疯了?”

“你只会在这里纳凉,”人说:“嘉佩那死丫回来了,你晓得吗?”

男人嘻嘻笑起来:“她回来了?怎么着?忘不了我,回来再给我玩玩吗?”

“你别死到临都不知,”人说:“她带着一个男人回来。”

“那又能怎样?”男人不以为然说。

人不敢把昨晚被阿宾过了事说出来,只是啰啰嗦嗦要男人想想办法,男人却拉她一同倒在床上,两手在她躯乱,一面对当初强暴嘉佩事回味无穷,一面唆使人再将嘉佩拐来,让他能多爽一爽。

正纠缠不清之间,农寮门“呀”又被打开了,两人都吓了一大跳,进来不是别人,正是嘉佩。她回手轻轻关上门,斜站在门边,转随便抛给男人一个眼,立刻风万种,让男人意乱。

人则是既尴尬又紧张,幸好她最担心阿宾并没有和嘉佩一起出现,才略略松了一气。

“嗨,小宝贝,”男人说:“好久不见了,越来越漂亮了喔。”

“真吗?哪里漂亮了?”嘉佩似笑非笑答。

“材更好了,态更人了。”男人说。

嘉佩美妙绕了个说:“是吗?”

嘉佩今天穿着一,无袖小背心和短热,那男人看得舌燥心跳如捣,他放掉人坐起来,人想拦住他,却被他无开。他走到嘉佩面前,轻薄着她脸说:“长大了,变了。”

“想不想我?”嘉佩眯着眼笑。

人在一旁听他们打骂俏,心里骨悚然,她觉得很不对劲,但又说不出。男人倏忽地搂住嘉佩,说:“想死了,来,让我亲亲……”

“不要……”人跳起来扯着他手,要阻止他。

“你什么?”他怒骂说。

“别碰她……”人哀求着。

“喂,”嘉佩说:“你这人真讨厌,我走算了……”

“不要,不要,”男人急了:“我轰她走。”

“唔,那也不必……”嘉佩说:“你把她绑起来不就得了,当初你不也是把我绑起来吗?”

男人忍不住吞着猪哥涎,转擒住了人,人抵抗着,男人用力将她压回床上,农寮里多是备用材料,嘉佩从地上拾起两条绳子,递给男人,男人七手八将人双手缠绑在床铁床栅上。人又惊又气,大骂不已,那男人薰心,将她勒系得紧紧,看她真挣不了,才邪笑着转过,想来泡制嘉佩。

他刚刚回站起来,却发现一个壮年轻人高山一样堵在他面前,他还没能清楚状况,阿宾右拳已经重重击中他部,他痛得发不出声音,眼睛大如铜铃,阿宾毫不留,左肘横扫再回捶,狠狠撞上他鼻梁,四人都听到“啪”鼻骨断裂轻响,男人承受不住,眼前一黑,昏死过去。

也不知经过多久,他终于悠悠醒来,发现自己还在农寮里,双手双都被反绑,巴封着贴布,全赤躺在地上,嘉佩席地坐在他旁边,耳中传来嘤嘤咛咛吟声,他抬一看,人双手被绑吊在床栅上没变,但那套洋装却被撕扯得破碎褴褛,阿宾躺在她后侧,把她正面扳向床外,一条大弯搁到阿宾后面,内还挂在膝盖上,俩人不停摇摆动,原来阿宾正从她后着她,她因而叫绵绵。

阿宾故意摆出这个姿势,就是要让男人看仔细人被着样子,男人妒忿讶异恐惧惊慌,八味杂陈。瞧着自己人被一奇大巴送得脸都是笑意,心里酸涩无比,但是又有一种诡异兴奋快感,他听着人室要死要活地呼唤,高低回,绕梁不已,他也不免冲动起来。

“好货,舒不舒服?”阿宾边边问。

“舒服……很舒服……嗯……”她嗲着声说。

“告诉你那男人,你有多舒服。”阿宾说。

“哦……哦……”人有点为难。

“快,快说。”阿宾她,同时得更重一点。

“…………我……我好舒服……舒服死了……我要被死了………………我好爽……好爽……”

“和他与和我,哪个舒服?”阿宾问。

“你…………和你舒服……哦……当然是……和你最舒服……哦……哦……”人说。

“那你以后还和他吗?”阿宾又问。

“不……不了……不和他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好哥哥……我要你……要你天天我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好舒服……哦……我……我快要…………快要丢了………………哥哥……用力我……死我……好不好……好不好……?”

“那你得问我嘉佩。”阿宾说。

“嘉佩……乖嘉佩……好妹妹……让他我好不好……?”人真得求起嘉佩。

“喂,”嘉佩转问那男人:“你人要我男朋友她,你怎么说?”

他巴贴着胶布,能怎么说。

“哇!”嘉佩住他巴说:“你人被,你都能看得这么?”

嘉佩轻捋着他棍子,他虽然比不上阿宾,却也面目狰狞,非常。他被嘉佩小手套得正美,突然嘉佩脸一变,化掌为刀,用力往一砍,重击在他子孙囊上,他吐不出声音“唔……唔……”地在喉咙中打滚,眼睛凸,天大痛苦登时传遍全,四肢打着摆子,在地上无助动。

嘉佩冷冷地看着他在闷嚎,“哼”了一声,转来看阿宾这边,人已经手僵直,脸上笑得惑动人,唉声越唱越高,大概是要高了。

“出来,阿宾。”嘉佩说。

“……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”人惊慌说。

阿宾不顾她哀告,依照嘉佩指示将巴掉,准备跨床,人苦苦恳求他多她几,阿宾弃之如蔽屣,兀自离开她爬起来。他站过嘉佩面前,和昨晚一样,阿宾是戴着保险套,嘉佩替他掉,蹲弯双到他前面,温驯在他上来去。

人被绑在床上看向这边,羡慕得不得了,仍然有一句没一句拜托阿宾再回来完她。

那男人呜鸣已过,一抬眼就也看见嘉佩在吃着阿宾,才看明原来阿宾是如此骁勇长,不免自顾形惭,但是见到嘉佩专心他样子,痛楚才稍减,心又渐生了。

嘉佩巴着阿宾,妩秋波却又向那男人抛来,故意作出春难耐样貌,那男人就是沉不住气,眼中燃起熊熊炙火,直锁看着她。

嘉佩将两膝张开,右手去解除着短扣,然后将拉炼缓缓扯,让那男人巴巴望着那里面半透明内逐渐出一小片出来,若隐若现,引人暇思。

男人眼睛离开她那不过三十公分,看得是红丝络络,喉咕咕作响。

嘉佩跪膝盖,起小,则又是另一番景象。她双手提住,先往上拉,让挤出短外,真会死那男人,然后又轻轻向剥,让内包裹着美丽弯弧顺利寸寸展延,直到整个部都圆呈现出来。她再蹲起靠近男人那条,短,把饱涨包子给他一次瞧个够,那内本遮不住嘉佩美,同时贴之后又简直是毫毕,男人脑中嗡嗡回响,忘了在何地,巴不自主又伸直,一抖一抖跳着。

阿宾站在一旁,看着他丑态,冷不防缩顿足,一又踹在他要害上,他这次伤得更重,痛彻心肺,眼泪鼻屎一脸,悲惨哀恸哭泣。

阿宾和嘉佩残酷地欣赏他疼苦,脸如寒霜,没有任何表。

人躺在床那一边则是噤声不敢言语,一子整个农寮只剩那男人不规则噎咽声。

因为这样,所以他们才听见门外传来唏唆步和人语声,好像有好几个人正蹑手蹑往农寮接近中,阿宾倾耳听了一会儿,和嘉佩换了一个眼,他们很快穿上衣服。那人担忧晃着,阿宾见她不老实,撕来一片贴布,照着她也将她封起来,人闪躲不掉,只能睁大了桃花眼,无助地任人摆布。

阿宾把人丢置在床上,嘉佩把男人衣物踢到床,阿宾抬拉起那男人,向杂物乱置内间拖去,嘉佩跟着进来,刚刚躲好,农寮门慢慢被开,她们赶紧蹲来利用杂物掩护着,从错空隙间向门那边看去。

那扇板门终于被完全打开了,门站着三个缩缩脑男孩子,带正是小龙。原来小龙和他弟弟,还有他堂哥,昨天午见到嘉佩之后,三人就一直窃窃私议,谈论都是嘉佩引人瑕想姣好面容,与玲珑材,还有就是她带回来一个男朋友,是不是和男朋友已经过那档子事。青春期小鬼懵懵懂懂,对男之间一知半解,却又兴味盎然,小龙因为带着他们去寻坟,因此成为消息权威,他绘声绘影形容她们行进间亲,据他有学问分析,嘉佩和他男朋友必当如此如此,这般这般,三人同时发挥想像力,心猿意马,魂不守舍。

今天早上,小龙在路上远远地看见嘉佩和阿宾牵着手往园子去,就赶忙去找来另外俩人,告诉他们这个讯息,堂兄弟们讨论了半天,最后决定到园子里去窥伺,不好能看见一些彩场面,于是三人相偕,前顾后瞻,小心偷上来,结果园子当中安静无声,他们就向农寮靠近,猜测嘉佩和男朋友一定躲在里面。

当他们来到农寮门外时,阿宾和嘉佩已经提高了警觉,三人只听到里面有很低很低模糊声音,也没深思,当真是初生之犊,小龙便忐忑地去那门板,意外是门竟然没扣上,一便裂出一条缝来,他着皮将门继续开,里边并没有动静。他们本来以为说农寮里空无一人,可是却又清晰听到了刚才在门外那种声音,转一看,三人差点没叫出声来,原来他们看见一个人被绑在床上,衣服被撕得七零八落,出和秃秃私,巴贴了一张胶布,正急急息着。

他们万万料不到进了里面来遇到是这样事,不免都愣在那里。几分钟之后,还是小龙最大胆,他一步步地踱过床边,两兄弟则跟在他背后,他们走到人面前,发现她被绑得扎实,没有任何反抗能力,小龙想了又想,犹豫之后还是伸出右手,虽然心虚但却贪恋地到人上。

小龙弟弟和堂哥都留意着他动作,见他触着了人,五指乱,好像并没有什么危险,就也都一同伸出右手,分别按在人上。人起先还有所顾虑设法闪躲,眼珠滴溜溜打转,后来在三人玩地站立起来,小龙他们更又专挑那尖端去,她快乐地半闭起眼睛,脆什么都不管了。

小龙三人因为右手过了没有任何不妥,左手就跟着也来,六只年轻手掌刚好照顾到她脯每一寸肌,给她从没有过意。又是小龙领先群雄,他空出一手往人私挪去,他俩个兄弟发现他另辟战场,争先恐后尾随而至,把人原本就缝挖掘得泉潺潺。

“真会.”小龙弟弟确定了传说中对人叙述。

堂哥也附和着,只有小龙默不吭声,他和他兄弟这样把人家玩了半天,当然都已经认出床上半人是谁,他留心观察人反应,见她杏眼春,不似有生气地方,反正一不二不休,他果决去子,打算好好闯一番事业。

他兄弟也都恍然大悟,跟着慌忙地各自解开带,小龙爬上床,捷足先登,他将人双架开,梆梆巴在阜上楞楞脑乱撞一气。人田地就这么大,还净净没有遮蔽,再没去路也很容易被开发出来,果然小龙不久就找到正确途径,一不小心已经陷了一颗。

对小龙而言,这是他第一次将生殖器异内,那绝妙感觉和自慰相比,真不可同日而语,太舒服太痛快了,他狠狠地再向前一送,“滋”声响起,不费半分力气,就完全到尽,抵在人花心上。

对人来说,小龙虽然没有阿宾那样过人尺寸,却富着年轻热,从他那火烫具源源地传送到她上。阿宾和嘉佩一直在作她,小龙三人确也不怀好意,但肯定是真心想她,她现在最需要,就是好好被狠一顿,她起,和小龙紧凑迎合在一起。

小龙发现人对他侵是欢迎,心中大石遂放了一大半,他俯卧到人上,绵绵弹得十分过瘾,人自动将抬高,勾上他大,小龙不必人教,马上知一一送将起来,证明了生物是有本能。

人既然已经被小龙占领了,他两个兄弟也不闲着,一个爬上床那边,一个留在床缘,在人上忙碌着,小龙并不吝啬,他动不停,略微撑起手臂,让他兄弟也能到人莲花般双,人快活得不得了,两眼半吊,蛾眉忽锁忽展,只可惜巴被贴封住,唯有“嗯……嗯……”地用哼声向三个男孩表达欢愉感受。

小龙在人里面进进出出,巴被她夹得越越大,无比,人四溢,漫得俩人是汪汪污浊混沌,送间“叽咂叽咂”地响,小龙听得更是贲奋,高高抬起深深,每一都直闯到人花心儿上。

“唔……唔……”人足起来。

小龙实在很想听听人叫床到底是个什么样子,他举手抠起贴布边角,轻轻一提就把贴布撕掉了,他弟弟和堂哥都很紧张,怕人会大声呼救起来,但是人张开小,却只是“唉呦……唉呦……”高低不定地吟着,也断续“哦……哦……”对他们表达鼓励。

三个男孩子都听得异常冲动,小龙埋苦,恨不得要把巴断算了。

“…………小龙……好小龙……死阿婶了………………阿婶你……阿婶疼死你了………………阿婶好舒服……哦……哦……你阿婶……舒不舒服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

“哦……,好爽。”小龙说。

“真吗……”人眯起眼睛:“喜欢……阿婶吗……?”

小龙用力了两说:“喜欢。”

“唉……对……好舒服……哦……”人又问:“小虎呢……?阿昌呢……?你们喜不喜欢………………喜不喜欢阿婶……哦……哦……”

“喜欢,喜欢!”俩人争着说。

“我们三人,”小龙摇得很吃力:“常常去偷看阿婶洗澡……”

“…………好深……好棒…………”人叫起来:“原……原来是你们……哦……哦……我还……还以为是你爸爸……哦……哦……”

“爸爸也有。”小虎招供说。

“哦……哦……好小龙……好弟弟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再快一点……阿婶要飞上天了………………美死阿婶了……对……对……用力我…………小要小龙…………好深哪……小龙好棒……阿婶死小龙…………阿婶是你……你人了……多我………………”

小龙初经人事,哪里经得起她这样哄骗,忍不住因为她而疯癫,没命狂狂送。

“哦……天哪……天哪……小龙……你真好……婶婶要……要……要完蛋了……我……我……要丢了………………丢了丢了……丢死人了………………全完了………………好小龙……”

她终于把所有望都全部倾泻开来,虎儿收缩,乱喷,把个小龙也引得一发不可收拾,杆酸过,马眼一松,跟着“卜卜”地随着巴跳动,大大人子宫深。

“哦……哦……”小龙仰着脸呼喊着:“好爽……”

他等全部都泄完了,才向后坐倒在床上,堂哥阿昌马上挤到他原来位置上,准备取代他,小龙往旁边挪了挪,阿昌仓促对正巴,没命往里面一,人就又立刻娇滴滴言语起来。

可是阿昌虽然年龄最大,格最好,却是只银样蜡枪,不过三十,闷哼一声,就乱一通,缴了械了。

“呀,”人不说:“阿昌,你这没用东西。”

阿昌又羞又怒,只得先退来,小虎再补位上去,学着两个哥哥把巴向一塞,人不禁通舒畅,连最地方都被爽了,原来小虎人小家伙大,当全尽没在里,怪不得她会乐成这个劲儿。

“唉呀……亲亲小虎……美死我了……没想到你……哦……这么长……这么大…………爽死我了……爽死我………………小虎……对……对……用力……用力……”

阿昌在旁边看堂弟着人,不甘心宝山而空回,巴重新蠢动起来,他忿忿地跨上人脖子上,将巴对着她,人见到巴又恢复活力了,谄地张将进里,晃起前后个不停。

阿宾和嘉佩在内看着三个小鬼和人活春宫,对人真是张结舌,佩服至极。

那男人痛苦也逐渐退了,瞧见人在外表演,媾对象居然是一群臭未隔壁男孩子,心火焚焚,愤怒中夹杂着无法排解兴悸。忽然间,他发现嘉佩手在他溜溜上索,而且沿着前进,他暗暗叫苦,但是嘉佩实在得舒服,她过他卵袋,再往前,抓到他充血已久子,确认了一,又往回住他卵袋,不断轻着。

外人正被小虎逼上紧要关,阿昌巴也不停在她里深浅出,她完全被了,一觫觫然快乐发抖。

结果阿昌还是先不行了,他仰发出激昂狼,不顾一切将堵进人喉咙深,所幸人见过世面经历过风,没把他那不大不小棍子看在眼里,随着他就了,毕竟他年轻气盛,虽然不济事,但是既多又浓,激烈冲喷在人咽管,她没有办法,只能一接一吞肚去。

正当阿昌唏叫尚未停歇,小虎马上跟着急急地低吼起来,挤摇得像唧筒一样,把个人到苦苦讨饶,好容易阿昌巴变小来,人才有机会高吭欢叫,却也声嘶力竭,婉转可怜。

床上三人都因为享受在呐喊着,嘉佩手仍旧不经心地把玩男人囊,他明知等会要糟,巴却实在受不了那挖心刻肝刺激,得又涨又痛,就在这糜乱时刻,人突然从低吟而高呼起来。

“哦……好小虎……快……快……死婶婶……好小虎……大巴亲小虎………………婶婶……得婶婶…………要丢了……噢……噢……死了……爽死了………………小虎……婶婶死你了……死人巴……唔……唔……”

她无叫开来,那男人恨得牙,却同时也念暴涨,无宣泄。嘉佩不早不晚,就当他巴长热烫之际,残忍收掌一,男人恐怖瞠红挤凸了眼球,世界末日提早来临,他觉得囊定然是被抓破碎,说不定已经浆血横,遍地模糊了。

他痛苦辗转忿哼,但是人和男孩正好都在高对叫着,一点都听不见他弱息,他神经被绷扯到崩溃边缘,脑海轰轰作响,视线逐渐黯黑,最后眼一,晕死过去了。

嘉佩报足了仇,她猜想,这男人终其一生,无论面对着多美丽动人,恐怕都不敢再起了吧!趁着外床上人在高呼忙着泄,男孩则互相争执要抢先接替,她和阿宾悄悄开了内间角落小窗,相携爬出农寮外。

关上窗板,俩人和农寮里乱世界已然隔绝,艳丽太挂在上,嘉佩沉默了一会儿,拉着阿宾再次来到父亲坟前,傻傻看着那隆起黄土,喃喃不晓得说了些什么,然后她才挽着阿宾,往家里走回去。

回到家中,她和阿宾开始收拾行李,阿宾拨了个电话给昨天那野车司机,约他在小路接送他们。俩人都整理妥当,嘉佩站到神桌灵位前,说:“阿爸,我们走吧!”

她虔敬将父亲灵位捧,放进一只小提袋中,阿宾搂着她肩,提起大包包,一同出门向昨日来时路返行离去。

走过小龙家时,小龙母亲独自在门土埕上曝晒着叶菜,并没有见到那三个男孩,恐怕还和那人得难舍难分。

“阿佩,”清婶问:“你要走了?”

“嗯,清婶,我问你一件事好吗?”嘉佩说。

“什么事。”

“你能告诉我,我阿爸是怎么死吗?”嘉佩问。

“我听说,”清婶说:“他好几天不肯吃喝,然后就过去了。”

嘉佩听了之后没有说什么,她点跟清婶别,转上路。来到小路,野车守约等在那里,他们坐进去,车辆开动,蹦跳在石子路上,嘉佩不断小声招呼父亲要跟随她来。山要比上山快多了,一个钟之后,他们就回到了火车站。

台风所带来西南气开始在生作用,天气变得有点灰暗,凑巧一班往台北列车正在进站,阿宾付过野车资,赶忙拉着嘉佩闯过月台,冲上了火车。他让嘉佩先找到座位坐,他去寻列车长补票,补完票回来,车窗外已经一痕一痕牵着雨丝。

阿宾坐来,和嘉佩两掌,回想昨天来程时,无论如何,他们怎么也料不到会是这样结局,嘉佩将靠在他怀里,闭起了双眼。

“你还会再回家来吗?”阿宾问。

嘉佩张开大眼睛看着她。两天里,她一直是那么毅冷静,没表示过一丝一毫悲痛,这时眼中却孕了盈盈泪。

“什么是家?”她问。

阿宾无法回答。

遥远天际响起了一声闷雷,大雨随即哗啦哗啦打来,嘉佩泪,也化成了颗颗晶莹珍珠,滚过她嫣红面颊,滴落在衣襟上……

如果喜欢本站,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!

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!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
  •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
  • 字体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