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防失联,请收藏网址:hongxiu.me

第 29 章

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,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,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!

-->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<--

武植如实说:“一封没有署名信。”

付臻红闻言,轻笑一声,带着一种半醉颜酡微醺,慢条斯理说着:“没有署名信,你也敢收?”

说话间,他间喷洒出来热气落在武植耳垂上,使得武植眼眸加深了一些。

付臻红:“你把信打开,念给我听听。”

话落,付臻红便重新坐回到了榻上。

武植收回空掉掌心,似回顾一般,他指尖微微摩挲了一瞬。

随后,在付臻红目,武植将这封书信拆开,待看清楚书信上写着文字之后,武植线闭成了一条有些冷直线。

付臻红问他:“信里写得什么内容?”

武植垂眼帘,说:“是姓谢那位子送来。”

“噢?”

“她在信上邀请你同她一起参加夜宴灯会。”每一个字,武植都说得很慢,像是在克制某种绪波动一般。

“她只邀请我一人?”

“嗯。”武植面具脸沉了一分,若不是况不适合,武植很想立刻就将这封碍眼书信烧成灰烬。

他目微微闪烁了一,很快平复绪之后,抬眸看向付臻红:“你会答应她吗?”

付臻红没有回答,而是反问了一句:“你觉得我会答应吗?”

武植半阖目,好几秒才回了几个字:“我不知。”

这话并非是武植伪装后回答。

他是真得猜不出潘金莲会如何选择。

这些日子相,他已经足够了解了潘金莲随与肆意,所以寻常逻辑不能放在潘金莲上思考。

付臻红:“我不会。”

说完这句话,付臻红像是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,漫不经心问了一句:“你识字?”

武植:“早年和武松一起在学堂听过课。”

末了,武植又补充了一句:“近两日在临安医馆时候,又将一些忘掉字重温了。”

武植解释得很自然,付臻红也没有再多问。

武植看了一眼付臻红,说:“夜宴灯会需要穿秀徽服,你休息好之后,我们一起去锦绣阁买。”

付臻红不甚在意说:“不想去,你帮我买回来就行。”

武植闻言沉默了一瞬,随即才点:“好。”

话落,他又说:“那我现在便去。”

付臻红嗯了一声,然后将侧躺,面朝着榻内侧,显然是打算小憩了。

武植见状,也没再多言,他从榻上起之后,拿着书信走出间,将间门合上了。

了楼武植,见武松正背对着楼梯这边站着,垂在侧右手上还拿着一封书信,他目闪了一。

虽然方才在间里时候,因为潘金莲坐在了他上,武植注意力几乎全放在了潘金莲这边,但武植还是隐约察觉到了间外轻微响动。

武植视线落在武松手中书信上,眸中划过一抹思索。

他朝着武松走去,问:“又有书信送来?”

听到武植声音,武松转过了。

不知为何,在对上大哥视线之后,武松竟然有一丝非常微妙心虚感。但很快,他就压了这种怪异绪,回:“也是给潘金莲。”

按照他与大哥亲疏关系,他是该称呼潘金莲为嫂嫂,但潘金莲是男子,他若是喊潘金莲为嫂嫂,会让武松觉得有些别,觉得这有些不太合适,所以他脆就直接以名字称呼。

武植听到武松这话,又看了一眼他手中书信,然后说:“给我吧。”

武松点,将一封书信给了武植。

武植:“我要先去赵叔那里买秀徽服,这书信一会儿再上楼给他。”

武松闻言,想说送书信之人在门对他说那句话,但在对上武植目后,武松话都到了边,最后还是吞了回去。

武植像是没有看到武松这细微变化,他示意武松同他一起去锦绣阁:“以前那一套你怕是穿不了,需重新置办一。”

收敛住绪,武松笑了一,说:“我听大哥。”

武植:“那走吧。”

在去锦绣阁路上,无论是武植,还是武松,都非常安静。

直到快走到锦绣阁时候,武植才率先开了,打破了这份莫名沉寂:“往后你还是叫他嫂嫂吧。”

这个“他”是谁,不言而喻。

武松微抿,回了一声:“好。”

…………

锦绣阁内。

由于大家几乎都是提前买好了夜宴灯会要穿得秀徽服,所以店里人并不多。

武植和武松两兄弟进去时候,就只有两位客人在看衣服。

赵掌柜看到武家这两兄弟,角一,出一个笑脸来:“大郎,二郎,你们两兄弟可是来买秀徽服?”

武松微微一笑:“是。”

赵掌柜上看了一眼武松,拍了拍他肩膀赞叹:“听说你了县衙吏役,好好!”

说完,赵掌柜又看向站在武松边武植,语气里透出了一丝关心:“大郎,在临安医馆当学徒感觉如何?”

武植回:“好。”

赵掌柜点了点:“如今你成了亲,去临安医馆当学徒,从长远来看,确实是比卖烧饼更面。你还很年轻,日后学到行医之术,也更有前程。”

赵掌柜是看着武家两兄弟长大,这份关心并不掺假。

他说完这番话之后,像是想到了什么,抬起巴,朝着武松和武植后看了看,问:“大郎,怎么没见你家那位俏夫郎?”

武植回:“他喝了些米酒,有些微醉,这会儿正在屋里小憩。”说着,武植走到了放置秀徽服位置:“我来替他挑选。”

赵掌柜点:“好好好……那你们多看看。”

话落,赵掌柜又在武植耳边小声说了一句:“我就只收些布料钱。”

武植看向他:“那怎么行。”

赵掌柜瞪了武植一眼:“怎么不行!平日里你也没少送我们家烧饼,而且前几日,二郎还给我们送了果子。”

武植还想再说,赵掌柜却先一步说:“这事听我!”

留这一句话之后,赵掌柜就继续招呼其他两个客人了。

武松:“大哥,这……”

武植看了一眼赵掌柜背影,随即对武松说:“先选秀徽服吧。”

武松对于衣着这些并不讲究,也没有特别要求。他站在一排挂着男款秀徽服木架前,很快就凭着感觉,挑出了一件深蓝秀徽服。

武植看向武松:“选好了吗?”

武松看了看手中秀徽服:“就这件。”

武植:“那你去试试。”

武松选衣服速度快,试衣服速度也同样很快。尽管这秀徽服穿起来比寻常衣衫更为复杂,但他依旧非常效率换好了衣衫。

他走出拐角隔间:“大哥,我换好了。”

武植闻言,朝着他看了过来,上打量了一遍后,点:“很适合你。”

这话,并非是武植虚言。

他这弟弟,确实是生得英俊,材高,面容朗,深蓝秀徽服穿在他上,衬得他相貌堂堂、洒不羁。

是可能让待字闺阁子,看了都心动那种。

武植收回视线,拿起了一件紫秀徽服。

男款秀徽服,与款秀徽服相比,要简单很多,无论是颜,还是衣服上花纹样式都相对单一一些。

款秀徽服有各种颜。

男款秀徽服却只有蓝、紫、以及红这三种主颜。

一般来讲,大多数男子都会选择前面两种颜,因为这两种颜不挑人。而红秀徽服虽然好看,但能将男款红秀徽服穿得不俗气人,却并不多。

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,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(Chrome),火狐浏览器(Firefox),微软Edge,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,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,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!

如果喜欢本站,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!

-->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<--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
  •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
  • 字体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