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章 A=A+1

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,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,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!

创作完成日:1998.11.21(台湾)

晚上十一点半,台北发往高雄复兴号列车,阿宾坐在第十五厢最后面,等待火车起动。

暑假刚开始没多久,钰慧和她们班上几个同学,约了要到垦丁去玩,钰慧打电话给阿宾,问他能不能来南部。阿宾正闲不知如何是好,当然马上就答应了,他跟妈妈说过,获得她同意,整理行李南。

阿宾之所以会选择这一班车,是它抵达高雄大约在清晨六点四十分,阿宾可以在车上睡,比较不会废时间。

通常而言,复兴号只挂十节车厢,今天不晓得为什么挂到十五节,所以虽然乘客不算少,空位却也很多。阿宾上车依着号码找到座位,可惜是靠在走边,虽然晚上完全看不到外面景,他还是盘算着,如果火车起动以后隔壁还空着话,他就要坐过去右边靠窗位置。

列车刚开动不久,有一个孩从另一打开车厢门进来,还一直往这走来,阿宾暗想:“不会吧!”

结果她走到阿宾旁边说:“对不起!”

原来旁边真是这个孩位子。阿宾挪了挪,让她坐到里面。

这个孩子瘦瘦高高,短发俏丽,菱角,秀鼻子上架了一副细框眼镜,穿着蓝衬衫,灰AB剪裁得非常合,她看人时候微微吊着黑眼珠,阿宾记得杂志上说这叫三眼,据说是标帜。

但是这孩却非常冷酷,脸上一直没有任何表,坐来以后就从包包里拿出一本书来读着。阿宾看她那种孤傲样子,跟她搭讪必然自讨没趣,

阿宾手上本来就拿着一份在车站买杂志,便也看起来。偶而,他到刊着泳装画页,不免仔细多瞧两眼,却听见隔壁那孩发出轻蔑鼻哼。阿宾听到她不,故意津津有味掀来掀去,那孩也不再管他,专心地读起自己书。

阿宾看了一会儿,觉得累了,就闭上眼睛休息,没多久竟睡着了。

“对不起!先生,请你坐过去好吗?”在睡梦中有人他。

阿宾睁开睡眼,发现自己仰倒在隔壁孩肩上,她正脸厌恶瞄着他。阿宾虽然抱歉,却也生气,又不是什么大不了事,何必摆这种臭脸。他坐正,重新闭上眼睛,懒得理她。

他这回睡了很久,再醒来时候,发现车厢里几乎已经没有旅客,大概是路途上慢慢车走掉。隔壁那孩盖着一件外套在睡,他看了看表,清晨四点多,想来应该已经过了嘉义。

阿宾睡不着了,他无聊又拿起那本杂志,心不在焉浏览着。

他胡乱阅,忽然间肩一重,原来是那孩子倾睡到他上来。阿宾正想醒她,好狠狠报复一,看着她熟睡中微微颤动睫,却觉得于心不忍。

那孩在睡梦中一脸安详,阿宾看着她脸,心想:“这样不是很美吗?何必老是板着脸板呢?”

那孩额圆润,月眉儿细细弯弯,长长睫,细致脸颊,而最令阿宾神往是她那人。这香上厚,上缘曲线优美,弯成一付短弓,起前端还微微结出颗小珠,圆而润,像还带着珠樱桃,这时上虽然闭紧,还是在最中间发生一小小凹陷。

有时,那孩轻轻吐出小舌润一,那舌尖过缝,暧昧又动人。又偶然,她略略蹙眉,儿乍启,那整齐洁门牙轻着,贝壳一样嵌在鲜红果上。阿宾看得痴,右手贴着椅背伸展到孩右侧将她搂起,心蹦蹦乱跳,既慌且喜,想要轻举妄动,又不敢造次,一挣扎之后,终究还是把持不住,低贴上她亲。

这孩不知是否正好也梦见人,当阿宾住她时候,她蠕动着儿回应,阿宾吃着她上,她也着阿宾,俩人互相,意绵绵。

阿宾缓慢啜动她,每一个地方都细心之再三,那孩被温挑所困惑着,不自主张开来,香舌探出,到寻找对手。阿宾用牙齿轻轻去,然后叼着那舌儿用自己舌尖问候它,那孩呼紊乱起来,舌急急全部伸出,阿宾也不客气出力着,俩人舌紧密磨擦,阿宾甚至觉得味蕾上传来阵阵神秘甜意。

接着阿宾也侵那孩里,和她缠绵酣战,那孩不停地用力吞噬阿宾舌,就像要将他咽去一般,还得啧啧作响,阿宾心猿意马,正想进一步占领她其它地方,手掌才刚住她并不小,忽然有人拍着他肩。

“对不起,查票!”

这列车长是有点太勤劳了,现在来查票,阿宾一子回过魂来,慌张在袋寻找车票,递给列车长,那孩也睁开眼睛,茫然看着阿宾和列车长,阿宾轻声跟她说:“查票!”

那孩点点,出车票也给剪过,列车长又看了他们一眼,摇摇走了。

那孩呆呆望着阿宾,过了一会儿才说:“你在什么?”

这时候阿宾还搂着她,问:“你说呢?”

她真不清楚状况,摇摇希望清醒一些,忽然想起方才睡梦中美感,顿时恍然大悟,脸羞红,恶声说:“你……你欺负我!”

“我是在疼你。”阿宾嘻皮笑脸说,又伸手她部。

那孩气极了,反手就是一巴掌,打在阿宾脸上,车厢中还有几名旅客,但都坐在很前面地方,没发现这边桃纠纷。

阿宾被打得颊上又热又辣,双手用力,箍紧那孩上,让她手不能再乱动。那孩恐惧说:“你……你别碰我……”

阿宾亲在她脸庞上,又用自己脸去磨她脸,说:“碰到了,怎么办?”

那孩快哭了,颤声说:“别……我要……我要叫了……”

“你叫好了!”阿宾说。他知像她这样骄傲孩,都害怕丢脸,绝对不敢真喧闹让大家知,那是多羞人事。

她果然只是挣扎不敢叫喊,阿宾在她耳边亲着,说:“你别动,让我亲亲。”

那孩哪里肯,阿宾见她不就范,又说:“亲完我就放了你。”

她听了之后,信以为真,慢慢放轻抗拒力气,最后停来。

阿宾着她耳垂说:“对,这才乖!”

她耳边传来男人息,耳垂又被阿宾得麻,不由得起了机伶伶冷颤,缩着肩膀,阿宾放松手臂,温揽住她枝,游移到她脖子上,又伸舌去着。

她仰枕着阿宾肩,忍不住“嗯……”了一声,感觉不妥,连忙问:“你亲完了没?”

阿宾重新回来她耳朵,在她耳说:“还没……”

她怎能受了,上“……”了一声,不由自主抓住阿宾小臂。阿宾吃过了左耳,又来左耳,她已经浑乏力,全凭阿宾抱着她,阿宾轻托过她颚,端详她脸,她羞赧不已,阿宾将她一把拉近,再度上她。

她双手无力在阿宾膛,阿宾得热烈,那双小手就逐渐攀上他肩,最后搂着阿宾颈,主动对起来。

阿宾趁她有反应,左手便去她右,她连忙缩手来拨,阿宾就去她左,她又来拨,阿宾再回到左,她来回几次摆不了,就听天由命不再理会他手,专心和阿宾着。

好不容易阿宾停来换气,她将阿宾脖子搂得紧紧,呵着问:“亲完了没有……?”

阿宾将她倒在椅背上,低去她领,呜咽说:“还没!”

阿宾熏心,左手已经在解她上衣钮扣,她上不方便动,便起双抗议,大概阿宾裁定抗议无效,仍然进她衬衫内。

这孩因为不,穿是有厚厚杯垫内衣,阿宾一没有触感,就直接起,贴住小丸子。这孩虽然部单薄,却大,阿宾用掌心去磨动,一子就了。

阿宾顺着部而,来到上着,她晕颜都淡,淡到几乎分辨不出来和差异,被阿宾过比后,才有一些些红润起来,阿宾手并用,将她部蹂躏个够。

这孩仰半闭着眼睛,双手捧着阿宾,她已经没有半点反抗意思,不过为表达少矜持起见,她还是问:“亲完了没?”

阿宾突然抬说:“亲完了!”

她一听十分意外,就愣愣傻在那里,看着阿宾邪邪表,半晌才醒悟是阿宾故意捉她,不依动上,阿宾笑着回去她,她终于“……”足叫起。

阿宾一边吃着她,手已经在她间索着,她大细细,没有什么,尽管如此,终究还是敏感地方,她摇动着部表达她感受。阿宾隔着子虽然也得舒服,但是得不到成就感,就去拉她拉炼。

这次那孩真不肯,阿宾死拉活拉,用尽方法,那孩护土有责,抵死不从。阿宾要她乖乖别挣扎,并且威胁她说:“要不然别人听见或看见,多丢人!”

她听了阿宾话,才不甘愿让他去长,阿宾警觉探视四周,然后看着那双又长又细美,说:“你真美!”

这孩听了很高兴,但是又很担心,既担心被人看见,更担心阿宾,男人了人子还会安什么好心?

她穿了一件小小三角,用料稀少,边只是一条细绳,配合她苗条段,确很人,她部小而结实,圆鼓鼓相当人,前面阜因为被她手遮住,看不出所以然来。

阿宾又去她,强行伸手在她底部份探索,那孩怕死了,双手一直保护着重要机密,阿宾武力侵,到了棉布,阿宾故意用手指在那里划圈,还偶而朝前突刺。

那孩难以招架发出哼声,阿宾怕她吵到别人,巴封着她一刻也不敢放掉,手指已经撇开三角底,在上擦着,展开巷战。这孩连这里都一样削瘦,儿短,看样子是一亩贫脊田地,不过这亩田地现在却份充足,准备好了可以耕种。

阿宾知如何拿力量,他不轻不重在她儿勾勒,那孩一直“唔……”个不停,后来,阿宾将她用力一抱起,让她背对着自己,跨着跪坐到他上,那孩扶着前面椅背,回害怕看着阿宾。阿宾她要将转过去,不让她看,揽手到她上又再不停扣,那孩坐在他上发抖,杆紧张,不免就起,阿宾怜来回着,那孩被舒服,地在倚背上,阿宾解开自己子拉炼,拿出早就死巴,又再将那孩内底扯开,用去磨她。

那孩一被到,当然知那是什么东西,心想不愿意事终于还是要发生,反而镇定来,安静感受和等待男人来侵略。

阿宾看她伏在前面椅背上不动,黏在自己胯间,姿态美妙,就按着她侧往压,让巴逐渐被儿吞。

那孩小张开,很轻“……”一声,阿宾慢慢深,她就一直“”着,后来她发现阿宾居然没完没了,不知到底有多长,才疑惑转来看,这时阿宾刚好全没尽,将她花心挤得泄不通,那孩气息慌乱,断续说:“你……你……好长……”

阿宾笑着说:“没试过吗?来,要动了哦……把捂着。”

那孩不知为什么要捂着,但还是听话用手背掩了,阿宾捧起她部,一上一摇动起来,她才知要捂原因,要不然那爽死人美感,恐怕早已经高声叫出了。

那孩轻,阿宾抛套起来非常省力,所以得又深又快,孩自然也舒服得回肠气,可是偏偏不能叫,心儿又美得要命,便可怜着自己手背,发出急切声。

阿宾低便可以看见巴在进出样子,红红因为而频频动,带出来一,那孩反应真好,没多久阿宾就发现他手可以不必出力,完全是那孩自己在摇着动。

那孩陶醉上骑个不停,越奔越快,忽然一坐到底,浑发抖好像在哭泣,阿宾连忙也将巴上,原她来高了。

阿宾不想让她休息,马上又动手将她捧着套起来,还恶劣拿拇指在她肛门按捺,那肛门收缩排斥他,阿宾了一些涂在上面,再一用力,半截拇指就进肛门去了。

“噢……”那孩终于叫出声来。

忽然另一有一个乘客站起来倒喝,俩人赶紧停来,等那人又坐回去,阿宾才偷偷回复动作,孩回不瞪他一眼。

阿宾见她感觉强烈,不敢再过份刺激她,但是进去一截拇指还是让她夹在那里,他动巴,专心她。

那孩很不济,才没多久又泄了第二次,同时失去力,豁得像鳝鱼一样,让阿宾没法再。阿宾只好将她摆回她座位,放低她,替她去三角,她还是作假意抗拒,阿宾俯到她上面,肩起她两,巴重新进,更快速起来。

那孩儿细,双膝可以弯曲到前,让阿宾得又深又密,不断在她子宫,引起膣连带收缩,夹得阿宾舒服透了,不免更卖力,让她不停喷出,浸了椅垫。

那孩也不知是舒服还是难过,牙切齿,紧蹙眉,阿宾看了不忍心,就又去她,她像荒漠遇甘霖一样,贪婪着阿宾,阿宾将巴动得飞快,那孩“唔……唔……”不停,儿连缩,又来一次高。

这回她真不行了,一直摇告诉阿宾她投降,阿宾也不强人所难,出巴躺回椅子上,那孩虽然已经全瘫痪,一双眼却睁得老大,在看阿宾巴。阿宾也慵懒靠在椅背上休息,那孩伸来左手在巴上着,很讶异它大,阿宾将她拥起,她幽幽说:“你好棒哦。”

阿宾着自己脸颊说:“可是你刚才还打我。”

“当然要打,你那么坏欺负我。”她说。

这时候天已渐渐亮起,阿宾贴着她脸,温亲她腮,她心意足闭起眼睛。一会儿之后,孩休息够了,找来面纸擦净,羞涩扣上衣服穿回子,阿宾还是着巴坐在那里。

她看阿宾直立巴,笨笨问:“你怎么办?”

阿宾巴不得她有此一问,马上说:“你我好不好?”

孩摇说她不会,阿宾就教导起她来。他要她伏,右手着巴,用舌去,那孩起先不敢,还连连作呕,阿宾说好说歹,她才轻轻尝了一,发现也没什么太不好味,终于慢慢吃起来。

阿宾指导她怎么让男生舒服,她也用心学着,阿宾猜她一定是有男朋友,练好了不晓得会便宜谁。

她一边着,还一边抬来瞧阿宾反应,阿宾也看着她妩吊起眼珠,他现在相信了,三眼果真是象征。

她又又套,阿宾虽然早晨总是而迟顿,毕竟不是铁人,终于连连悸动,出来,第一进那孩里,她赶快吐出巴,接来就都在她脸上,她眨着眼承受着,等阿宾完。

“噢……真舒服……”阿宾赞美她。

她为阿宾拭去,温替他穿好子。

阿宾再将她搂起,想再她,她指指自己得说:“有你那个欸……”

阿宾无所谓,还是上去。俩人在座位上紧紧相拥,像侣般相互依恋,磨蹭不停。

车到高雄了,进站之前,阿宾问她:“对了,我叫阿宾,你呢?”

“小珠,潘瑞珠。”她说。

原来她也是到高雄来找同学,阿宾一问,他和小珠居然同校,小珠笑很开心,要了阿宾公寓地址,阿宾告诉她。

“不过……我……我有朋友哦……”阿宾提醒她。

“没关系,”她笑了,是那么温灿烂,昨晚骄傲盛气一点也看不见了:“我也有男朋友。”

车厢广播传来进站通知,火车停靠月台,他们提了行李车,走出车站,她不舍了阿宾,别而去。

如果喜欢本站,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!

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!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
  •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
  • 字体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