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五章 机遇(1)

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,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,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!

一天午一辆大三菱越野车缓缓驶进庙张,一进庙张车就停了来,司机从车上来拉着一个人问:“大哥,这个乡镇有没有修车?”看样子是他车坏了。那个人指给他修车地方,司机跑过去找人来修车。这时车上又来一个50多岁人,中等个,浓眉大眼,显得特别神。

一会两个人跟着司机来到车前,一个人上去打着火,试了试说:“能修,不过不知有没有坏配件,如果是配件坏了,今天你们恐怕就走不了了,我们没有这种进车配件,必须到市里去买。”

司机看了看那位老者,那老者说:“实在不行,那就在这住,等明天车修好再走。”

司机说:“好,尤书记那我把车开过去了。”

尤书记点点,然后走到一家小吃摊边,看着周围络绎不绝拉着大车和拖拉机问小吃摊老板说:“这都是往哪送?怎么这么多?”

老板朝左前方一指,“送到那边力天公司,这是俺们乡长为俺们办一件大好事呀!”

老者很感兴趣问:“哦,能说说吗?”

老板看了老者一眼说:“听你音,是外地人吧。好,我给你讲讲,你回去后也好给俺们乡长宣传一。俺们狄乡长可是一个好官!年纪不大,本事可不小,心里总是装着俺们老百姓。”

“他刚来俺们乡不到半个月,就帮俺们乡一个村子甜铺打了一眼深机井。你别听村子名叫甜铺,可是多少辈子没有人喝过甜了,狄乡长一来,就到了甜铺,见到这个景,他就从县里来了钱,帮助甜铺人打了井。”

“哪,”老板又一指后大牌子,“看,这个市场也是俺们狄乡长建起来,现在红火很,生意老大,远在千里之外人都知了,全都上俺们这个市场来买调味品。这不,俺就在这摆了个小吃摊,这些卖吃都是这个市场建起来后才有。不瞒您说,俺这一天也能挣三四十块钱呢!”老板脸上出幸福笑容。

老者看了看矗立在国边大广告牌:“xx省灵县调味品批发大市场”,然后对老板说:“还有吗?接着说。”

老板喝了说:“怎么没有,俺们乡前不久出了一起农民上访事。今年开春,乡里有位丁书记强迫农民种辣椒,结果到了该收时候,辣椒本卖不出去,卖话就要亏不少。要不是狄乡长跑县里、跑市里,听说三天三夜没合眼,总算找着了买主。这不,辣椒不但卖了而且还没有赔钱,每斤还挣了几分钱。乡亲们感动都要给狄乡长跪,感谢他大恩。”

“狄乡长说他是国家公务员,是人民公仆,乡亲们就是他爹娘,哪有给爹娘办事,还要爹娘跪。这不算完,狄乡长又引进投资,兴建了一个加工厂,全乡大部分人家都和厂子签订了合同,成了厂子养殖,算来每人家一年能闹个万儿八千,俺们可摊上个好官!听说,明年狄乡长还指导我们种一种专门出工业用辣椒,俺们好日子总算是盼来了。”

尤书记听了一拍大激动说:“好,是个好官。”

老板说:“那当然,你到四邻八乡去打听打听,没一个不说俺们乡长好,就连隔壁几个乡都跟着俺们沾了,也都念叨狄乡长好。”

尤书记问:“你们乡政府在哪?”老板指给他看了看。尤书记说:“谢谢老哥给我讲了这么多,我到乡政府去看看这个好乡长。”

尤书记和司机打了声招呼,说要去乡政府看看,司机非要跟着。尤书记说:“我一个人在这转转,你还是看看车子出了什么病,没事,我看这里治安好。”

尤书记一个人向乡政府走去,进了大门,他看见一个小伙子,叫住他问:“小伙子,你们乡长在家吗?”

那小伙子正是董超,听到一个外地音老者问乡长,连忙说:“哦,狄乡长到面去了,可能要到晚上才能回来,您有什么事吗?要是有要紧事,我可以帮你打他手机。”

尤书记说:“也没什么事,我路过这里,车坏了,和路边饭摊老板聊起来,听了你们乡长不少故事,我起了好奇心,就想来认识认识他。”

董超说:“哦,这样,您要是不走话,晚上就能见到我们乡长,他晚上就在乡里住。您要是没什么事,我去忙了。”

尤书记说:“我没什么事,你忙你去吧。”看到董超走了,尤书记点了点,从这个年轻人上,就能看出这个乡工作作风很好,办事人员没有官架子,对一个陌生人也能这样和颜悦,当领导在里面起了很大作用。一个领导如果平易近人,和百姓打成一片,手人也会把各种架子收起来。尤书记出了政府大门,往市场走去。

在市场上转了一圈,大概是到了午了,买货人不多了,就看见很多门市都在装货打包,准备起运。尤书记听见一个东北音人在和一家老板说什么,他便走过去问:“这位老板是从东北来?”说着递给那老板一支中华烟。

东北人欣喜接过来说:“是,您老也是来办货?”

尤书记说:“不是,我是路过,车坏了,没事在这转转。东北离这儿这么远,你们是怎么知有这么个市场?”

东北人喜悦说:“还不是这市场宣传好,传单都发到了我家门,你说我能不知!这市场货好,价格也便宜,我们几家每次都是合伙来这里批货,比我们当地便宜多了。您老看样子不像是生意,是当官吧,而且还是个大官。”

尤书记笑着问:“你怎么认定我不是生意,是当官呢?”

东北人自豪笑了,“咱是嘛,不就是靠眼靠混饭吃吗。眼力差了,你看不出买东西是真懂行还是假懂行;差了,货卖不出个好价钱。从你一递我那烟,我就琢磨了,你要么是大生意,要么是官。看你样子,你不像个生意人,当官气质到是足,你说我说对不对?”

尤书记笑了笑,没再说话,算是认可他说法。他转问调味品老板:“生意怎么样?”

老板:“还行,比起以前在村子里小打小闹强多了,幸亏听了狄乡长话挪了出来,要是还待在村里,生意哪有这么红火,不好,就不去了。”

几个人正说着话,司机来找尤书记了,“尤书记,车修好了,件没坏,咱们上路吗?”

尤书记对那两个人说:“车修好了,我也该走了,咱们以后再聊。”

东北人听见司机叫他尤书记,乐了,“我眼力不差吧,咱靠就是这眼力。”

司机和尤书记上了车,司机问他:“尤书记,聊什么呢?聊这么开心。”

尤书记说:“这车坏是时候,要是不坏,我可就错过听好听故事了,错过了一位一心为老百姓疾苦着想好官故事。”

司机来了兴趣说:“尤书记,给我讲讲,让我也听听。”

尤书记就把刚才听到、见到跟司机讲了一遍,最后感慨说:“现在像这样全心全意为人民,没有私心杂念官员太少了,这位乡长是值得宣传。”

当狄力和大家坐在会议室里看新来省委书记发表重要讲话时候,董超突然说:“我怎么觉得尤书记这么面熟呢,好像在哪里见过。”

其他人都笑了,“你是不是想找个后台想疯了,想认省委书记后台?”

董超憋红了脸说:“我就是见过尤书记,我想起来了,他来过咱们乡政府,我还和他说过话呢!”

众人听了又是哄堂大笑:“你哄谁呀,省委书记来咱们乡政府,那还不了天,市委书记、市长、县委书记、县长哪个不得跟着,怎么我们连一个人都没见着。”

狄力却觉得董超不像是在开玩笑,他知董超这个人是很稳重人。看完电视,他把董超叫到自己办公室里,详细问了他当时景。董超一五一十把当时况说了,狄力说:“这件事就到这吧,不要再说了。”

董超有些带着哭腔说:“狄乡长,你也不相信我话?”

狄力说:“我不是不相信你话,只是这事太不可思议了。好了,没事,见了就见了也没什么呀,你以后就别说了,省得他们笑话你。”

看着董超出了办公室,狄力心里起了巨大波澜,他认定董超说不假,那么自己在省委书记眼里看样子是落了一个很好印象,不然他是不会想见自己,这对自己来说绝对是个机遇,就看自己怎么把了。他忽然有了一种强烈冲动,他要马上回市里,把这件事和吴立业说说,看看他有什么建议,想到这,他马上找到周书记说家里有点事,倩玉让他回家理一。

周书记问他事严不严重,他说就一点小事,可是倩玉非要他回去。周书记说:“那你就回去吧,反正这里有我呢,你快去吧。”

回到家,狄力马上给吴立业秘书高远打了电话,问了一吴书记行踪,高远告诉他,吴书记现在正好没事,在办公室里,有事可以到办公室找吴书记。

狄力进了吴立业办公室,吴立业见狄力来了觉得奇怪,问:“狄力,出了什么事吗?”

狄力就把董超跟他说和吴立业详细说了,听完狄力话,吴立业问:“你肯定董超说是真,他不会是看错了吧。”

“不会错,董超是个很稳重人,没有事他是不会乱说。再说,尤书记不是咱们本地音,他开说话一定会给人留深刻印象,我觉得董超说是真。”狄力分析着肯定说。

“那要是真,这对你来说可真是个大好机会,就要看你在尤书记眼里印象深不深了。如果深,他必定会到庙张来,到了那个时候,你一定会成为全省焦点,我再加把火,把你位置提一提。这件事你要董超不要再往外传了,传多了也许会把事适得其反。”吴立业说。

狄力说:“我和他说了,已经叮嘱他不要再往外传了。”

吴立业点点说:“狄力你不错,政治上越来越成熟了,你最近在庙张工作,我看很好,工厂开工了吧?”

狄力说:“是,基本上是负荷运转了,我想要是照这样发展去,明年还得上一套设备。”

吴立业说:“先别急着上马,先打好基础再说,国外市场不比国内,一切都是按市场规律来办,先沉住气,把本回来再说,不要想一吃个胖子,饭要一一吃,钱也要一点一点来赚,万事不可心急,三思而后行。”

狄力说:“我记了,姑父那我先回家了,我也快一个星期没有回家了。”

吴立业说:“好,代我向倩玉她妈问好,就说我最近很忙,没有时间去看她。”

狄力说:“我会。”

回到家,和马德芬刚说了一会话,就看见倩玉兴高采烈从外面闯了进来,看到狄力在家,她兴奋叫:“你回来了,我正想打电话叫你回来了。”

狄力看倩玉这么高兴,问她:“什么事这么开心?”

倩玉搂着他亲了一,然后在他耳边小声说:“我怀孕了。”

“什么,你怀孕了!”狄力听了大叫起来。

马德芬一听也赶忙凑了过来,对倩玉说:“真,几个月了?”

倩玉红着脸说:“叫什么叫,就你嗓门大。妈,医生说两个多月了。”

狄力听了高兴搂着倩玉说:“太好了,太好了,我就要爸爸了。”

马德芬也开心说:“倩玉,想吃什么,妈给你去。”

一家人开开心心吃了晚饭,倩玉也不看电视了,搂着妈妈和狄力进了卧室。狄力起倩玉衣,再把她背心拉了上去,把在倩玉肚子上说:“让我听听儿子声音。”

马德芬拍了他一说:“别傻了,现在能听见什么,还早呢,要到5、6个月以后才能听得到,快把衣服来,小心冻着,孕最怕感冒了。”

狄力恋恋不舍把脸从倩玉肚子拿开,把倩玉衣服放了来,坐在倩玉和马德芬中间搂着两个人说:“我就要爸爸了,妈,你就要姥姥了,真他妈开心!”一句脏话冲而出。倩玉和马德芬不约而同给他一,然后都幸福依偎在狄力怀里,这一夜狄力又尽享齐人之福。

狄力回到庙张,周国亮问他出了什么事。狄力笑着说:“也没什么大事,就是倩玉怀孕了,非叫我回去。”

周国亮也笑着说:“好,应该回去,这可是个大喜事,值得庆贺。”完后周国亮告诉他丁志强调走了,现在乡里空出个副书记,“狄力,咱俩商量商量看谁合适。”

狄力说:“你是书记,你说了算,你看咱们乡里谁合适,那就是谁,我没意见。”狄力觉得在这件事自己应该充分听从周书记意见,毕竟前段时间,周书记对自己工作是不遗余力支持,自己就不要发表什么意见了。

周国亮看狄力这么持,也就不再勉强,他提了一个人名,狄力表示同意。最后各个空出来位置都定了来,董超也被任命为乡政府办公室主任兼市场管理小组组长。

接来日子里,狄力不断从电视里看见尤书记影,不是到这里视察就是到那里检查工作,却从来没有来过他们这个地方。狄力现在也怀疑董超当初是不是看错了,他那颗火热心也逐渐冷了来。本想藉着省委书记对自己有好感,会到自己这里来视察,自己也好藉着更上一个台阶,看来这个愿望落空了。

快要过年了,狄力开始准备过年工作。一年了,自己吆喝周书记到县里各位领导家里走动了,送点礼金,办点年货,这个程序是每年春节必须要走。

狄力问:“周书记,往年咱们给领导礼金是多少?”

周书记说:“咱们乡穷,和别乡不能比。咱们是书记和县长每人两千,其他副职是一千。”

狄力说:“这是少了点,这样吧,今年咱们提高点,书记和县长每人五千,其他三千。要是还和过去一样,我怕书记、县长他们会有意见,谁叫咱们乡今年了这么大动静,你看怎么样?再一个就是,我想点钱把乡部工资给补齐,也好让大家过个好年。”

周国亮同意了狄力意见,狄力此举也得到了全乡部好评,都说狄力英明。狄力明上面是一定要伺候好,面也要笼络住,有了定群众基础,自己才好办事,甚至在自己犯错时候,也会被忽略过去。

如果喜欢本站,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!

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!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
  •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
  • 字体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