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章 歧路

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,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,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!

海边太简直要晒死人,但是远离尘嚣忘怀工作轻松感也让众人都玩疯了。胡太太带着两个宝贝蛋,混杂在一堆年轻孩子之间,沙滩波嘻闹喧嚷,高兴得不得了,每个人脸上都是笑容,同时也映得通红。

当夕半沉海平面,胡先生带领着几个壮丁,开始整理环境,其他人也收拾着随物品,换泳装,一天欢乐行程就要结束了。

负责开车来职员,把各式车辆在活动中心广场前排成一列,众人也不照着早上分配,纷纷重新洗牌乱坐一气,胡家两个孩子跟着一堆小朋友挤上公司厢型车,刚好载得,每一个人都持要搭这部车,说什么也不肯来,家长们无奈,只好相约一同回到公司再接人。

胡先生决定亲自驾驶厢型车,便把自己车给胡太太,伯文在旁边看见就说:“阿姨,我刚考上驾照,让我帮你开好吗?”

“你行吗?开夜路?”胡太太看着他。

“可以,没问题!”伯文说。

他拉了仲文和会计小姐同来,四人凑一辆车,这时候全人员大致都分配妥当了。厢型车为首带,领着车队离开广场,伯文小心谨慎,战战兢兢跟在最后面,也许是太小心谨慎了,所以逐渐落后开来,和大家拉出了距离。在街上还好,等快出了金山镇时候,伯文跟本找不到前车,对着路犹豫不决。

“阿姨,他们怎么走?”伯文问旁边胡太太。

“我也没注意到耶。”胡太太更不晓得。

“往这边!”后座仲文眼尖,看到指着左边“往台北”路标。

伯文动方向盘,向左转去,茫然开上金公路。车子渐渐往山上爬,景物变得荒凉,幸好路上继续都有路标帮他们定信心,只是伯文也知,他们大概是走上另一条路了。

山路单调无聊,天又玩得那么累,除了伯文有机会开车还很神之外,其他三人都打起瞌睡,点钓鱼了。伯文摇车窗,不须跟着车队反而让他觉得很轻松,山路上车又少,除了老是要转弯之外,没有一般路那么多路况,最适合他不过了,清风来,真是个美好夜晚。

天转黑,伯文掣开了远灯,稳定地驾驶着,越走越顺手。

接近马槽时候,胡太太也许是睡得不舒服,濛中扳动着椅背,好让自己躺得更平缓,并且收弯膝盖,背着伯文,猫一般地蜷缩起来。

胡太太换过泳装后穿是一件朴素连宽松短,她侧曲着双,摆就只能遮住到面一点点,凝脂般大半都跑到外面来。

金公路上除了接近村落外都没有路灯,车内昏暗,视线并不明朗,不过线条轮廓总是隐约可见,伯文忍不住多看了那并夹两条美几眼,他又从照后镜里确认了一,仲文和会计小姐刚好都挪动了,变成相互枕着肩,继续酣睡去。

当前他是唯一主宰,因此就放心欣赏胡太太双,仅管像他这种年纪,同伴间总会相互,什么书刊杂志录影带都看得多了,但毕竟活生香场面难得经历,不免注意力都被引过去。车里面虽然不需要再开冷气,但是风扇仍然从冷气孔送着循环风,动了胡太太布,飘飘,遮还现,偶而会有特别人画面闪过,伯文就乒乒乓乓乱跳不停。

他福至心灵,伸手把所有导风片都调动,让气集中喷向胡太太大,好一招孔明借东风,胡太太子吃足了风,鼓鼓饱起来,边缘向上直退,伯文已经可以看见她底弧了,所以他要很吃力才能抓好方向盘。

现在伯文看着胡太太时间比看路多,那摇动布仍然在后缩,一点点一点点,应该快可以看见她亵了,再来,再来,伯文期待着。

终于一阵不规则乱冲激,胡太太子完全掀起又掩,短短刹那间,把她整个部大半都暴出来,伯文呆目瞪,心脏都快停了,他没有见到内,他什么都没见到,胡太太没有穿内,她什么都没穿,里面空空,只有溜溜豆腐般两片。

胡太太子飘覆回去,伯文不自主踩刹车,藉着气来恢复激心,转看看三人平静睡姿,才又放开油门往前。突然他觉得怎么方向盘变得十分沉重,才发现原来是他裆高高撑起,妨碍了手掌手臂运作。

伯文特别再从照后镜里又看了仲文一次,注意到他子也是凸起一大块,而会计小姐手,就放在丘陵附近。伯文想起今天午间和会计小姐热呼呼接触,子里东西更是用力跳了跳。

这时胡太太又动一,小粉向后更蹶了蹶,摆就又鼓缩起来,这回自然得更多了,伯文眼珠就快要掉出来,不过他也看清楚,原来胡太太是有穿内,很可鹅黄小花点薄棉布三角,只是那小三角被她蜷伏睡姿挤扯,陷里面去,又加上昏幽线,所以很像没有穿。但是不管如何,这种恼人春对于一个大孩子来说,都是过份刺激,伯文慢车速,好有机会看得更多。

伯文心中在煎熬着,无数古怪念来回搅,他知这是坏事,坏事是不可以。可是他怎么能忍得住天生好奇,半空中一直有一个听不见声音不停地在他“动手……动手……”

伯文就动手了。

他移动颤抖右手,提心吊胆慢慢按向胡太太圆呼呼,他剧烈猛跳着,好像差不多过了一世纪那么久,他指尖才触碰到一团凉沁,他吓了一跳,马上忐忑地缩回手指,看看胡太太并没有任何不同反应,才又着牙回她丘上,然后轻轻贴上去,最后用手掌住她半边。

我妈呀!这是什么感觉?细细,,,鼓鼓,温温,不溜丢,老天!

小轿车在羊肠一般山路上踽踽而行,好像很吃力样子,其实最吃力是在车里面,伯文那只有千斤重右手,必须微风似拂过胡太太皮,胡太太仍旧浑然不知,睡梦中还带着微笑。

伯文手上感触越累积越美好,子里棒也越越直,他用掌心动那充弹半边,虎张开,拇指试探移向中,慢慢地碰到了挤缩成束三角,这子有点,再向前进,就到一小块突出腴富,伯文一阵晕眩,这……这个……就是……就是那个……?

他贪心拈压着,隔着三角去揣摩布地形,那里好像是两块油小蛋糕夹在一起,温和腻,富着无穷惑力,一直在引导他。不只引导他继续作坏事,还煽动他说:“去吧,去犯罪吧!”

伯文抵抗不住强烈惑,心激动起来,拇指连连在胡太太两间动,不停深,胡太太不晓在着什么甜美梦,除了一直在微笑之外,还发出“嗯噢”小叹声。

伯文被她声音吓一跳,赶紧缩手,结果胡太太耸了耸肩膀,更挪向车门那边,两完全缩到椅座上,她睡癖还真差,右平放,左一摇,大剌剌张开靠在椅背上,伯文一看,再度踩刹车。

四周仍然幽暗沉静,虫声唧唧,小轿车一动不动停在柏油路中央,不远有一支台汽客运招呼牌,吊着盏昏黄灯泡,线映进了车厢,伯文傻傻侧歪过,死死盯牢着胡太太两之间。

胡太太天险尽失,净净两条粉,映着灯尤其抢眼,大底饱优渥,有隆起有凹陷,隆起地方就像新鲜汉堡面包一样,感觉很有弹,唯一屏障是那可花点内,因为上挤束把内底端都收敛成一小点,所以正面就仿佛是一把尖心形薄刃,贴覆在面包缝上,同时也刺进伯文心窝。凹陷则是藏在薄刃最端,那儿两旁因此留有些些隙缝,不瞒您说,还真有三五鬈微微外,正是园春关不住人间绝景。

伯文等了一子,确定胡太太并没有转醒,才放心慢慢踩油门,重新让车子着气向前爬动。他右手又再度伸过来,贴着胡太太左内侧溯着,没多时便掠到那最要命尖心薄刃旁边,挑动着她,这地方很温润,他指不由自主被引着往隙缝里走,单薄棉布凭着微弱弹如何捍拒外来进犯,无声无息被拨张移,伯文食指和中指轻而易举侵凌到她要不缝。

犯罪造成伯文指尖惶恐地颤栗起来,在他手上,是两片得无法言喻小果冻,散发着淡暖,中间所合围并成长线,却异常袄热,这种感觉扰乱了伯文克制力,明知要小心千万别惊醒了胡太太,却忍不住指端还是朝着夹层挖进去,而且立刻就陷一片黏糊之中。

胡太太不晓得是舒服还是不舒服,她把缩了缩,连带着膣内也夹紧起来,但是伯文指不但没有被拦阻出来,反而被一力又向前拉进了些,胡太太“嗯哼”叹了一声,脸上又浮起浅浅笑容。

伯文因此兴味大为盎然,他谨慎地抠动手指,胡太太份丝丝地渗透出来,枝款款动,酣睡中似乎是相当享受,伯文稍稍加大了指动作,胡太太昂起巴,呵着香气,脸都是愉悦表。

伯文看她总是在梦境里徘徊,被他这样触都不打紧,想来大概一时半刻也不会苏醒,便就再更深了几分,半食指都埋没在胡太太里,然后稳稳地进进,出出,只是胡太太是不是真不会醒来是没有把,动作上就不敢胡乱横闯。不过话说回来,这种偷香窃玉勾当,已够他脑袋晕忽忽地转了,他不停抠、抠、抠……

小轿车渐爬渐高,山闷热暑味完全消失,取而代之是夜凉如冰沁感觉。但是伯文额却在冒着汗珠,他已经把手指深深穿送在胡太太儿里,忘了去防备万一胡太太醒了怎么办。指节来来往往,上面沾了胡太太盈盈分泌,而且越来越。

其实伯文老早就在猜,胡太太到底是睡还是醒?她眉无辜地蹙在一起,表却很平静,红红芳中间半噘出一个小,气息则是变得沉重起来。

伯文保持着不快不慢节奏,续挖着胡太太儿,那花点内布裆都被浸透了,他觉得胡太太好像还更张开双,若有若无地着迎送。

他理智正被撼摇到崩塌边缘,里火熊熊燃烧着,不,不行了,他受不了了。

“管他!”

伯文把所有后果抛在脑后,手指快速而有力在胡太太儿里穿通着,发出漕漕淄淄靡音,胡太太先最是僵直了几秒,随即吐出小小“噢”声,然后突然双手一起抓住伯文右手,伯文吓了一跳,心想:“完了,完了……”

可是胡太太居然还是没有睁开眼睛,她抓着伯文手只是为了更用力按向她儿里,促伯文更快一点,伯文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,配合着迅速送手指,胡太太开始上动,也不断哼着没有意义感叹声。

“唔……唔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

伯文不安地回看看后座仲文和会计小姐,所幸他们还是睡得很深沉。伯文无师自通,食指迅捷穿梭在片之间,一次又一次地带出来或黏稠或清稀,胡太太脸蛋儿转得通红,不住难过转摆着,全鳗鱼似来去,偶而她肯张开眼睛,可是也只是吊着眼,一副足模样,伯文自然知,他用不着再害怕她了。

胡太太吃不消地猛抖了几,仰贴紧椅背,抿紧了,用奇怪眼神看着伯文,她辛苦地移动着娇躯,把上挪正,双仍然跨弯,趾勾着椅垫前缘,也就是张蹲坐在座位上,她怕伯文指偷懒,挪摆中还是紧按着他手,可是伯文手臂因为她姿势改变必须也跟着弯曲,食指运动显得困难,便将它了出来。

胡太太可不依了,她正在着急,幸好伯文换成中指又进来了,而且得更深,她快乐松了脖子,抬高粉,放掉原本抓着伯文手,绕过,努力扳开自己大,以免妨碍伯文亵。因为胡太太动人反应,伯文越挖越有趣,越越忘,不只手上加快,上油门也不再控制,小轿车飞快奔驰着。

这时经过竹子湖,山径寂寂,荒郊寥寥,只有单调引擎噪音划破空夜空。车厢里却刚好相反,一男一一少一熟一瞪眼一垂睑一用手一摇,正在搏命演出。

胡太太简直是挂在半空中,她靠着两撑住座椅,颈着椅背,浑发抖,洁贝齿紧,一波波地抛着,伯文都快驾驭她不住了。

忽然她把私抬得更高,两手缩回来抱紧伯文右臂,一连串“嗯嗯呀呀”低,几乎平架弯起来,凝固成弓型,伯文感觉她壁在搐,她又吟哦一声,鲜汁源源,伯文手便都是滚烫,甚至有一线,从胡太太缝中疾厉地喷出,“噗”地溅在前档置物箱盖上,留一滩渍迹。

胡太太辛劳了这许久,两都发酸了,总算可以坐回椅子上,伯文反而不知该再怎么办,中指只好出她,胡太太保持原来姿势,搂倚着他右臂,脯不停起伏,嘘嘘地调着气息。半晌之后,她终于正式地睁开双眸,似笑非笑看着他,轻声骂了句“小鬼!”,着他臂上肌。

伯文愣愣地开着车,胡太太顺子坐好,又贴过来他边,伸出玉手,去他梆梆胯间。

“你不小了嘛……”她在他耳边细声说。

她拉开他拉炼,穿进去着那又热又东西,这回换伯文浑发抖了,胡太太不久就将那棍子从内里找出,拿到外面一跳一跳耀武扬威。

“好大!”胡太太笑眯眯地说。

伯文也不懂要回答什么,平时机灵脑袋变得大傻瓜一个,胡太太俯,张将他那圆菇般进里。

伯文难以置信地张大眼睛。

仲文也难以置信地张大眼睛。

仲文睡在后座,老是着混乱梦,梦来梦去全是天偷看胡太太各种画面,不知怎么搅梦境一转,胡太太全一丝不挂,溜溜地和他厮混在一起,那么逼真,那么春漾。突然间,仲文感到某种前所未有急迫触觉,他实在无法形容,心中一急,便惊醒过来,醒来时确玉温香抱怀,因为会计小姐睡倒在他上,两人正糊涂相互搂拥。

他看向前座,伯文驾着车,奇怪,胡太太嘛平在伯文上?她在什么?他也怀疑为什么自己巴会有一种麻麻温温暖暖快感?他摇了摇,让脑子冷静一,他看出来胡太太在什么了,这怎么可能?怎么会这样?

会计小姐很舒服偎倒在自己间,他发现他手掌正贴放在她前,受到伯文影响,他也生了一种无明念,他把手悄悄移动,偷偷索到会计小姐脯上,绵绵,他张开手指,才发现没有办法全部,这妞儿可还真不小。他忽轻忽重地挤着她,会计小姐濛地“唔”了两句,在他怀里了,贴他贴得更紧了。

伯文持着方向盘,不敢相信眼前事实,胡太太俯在他,着他无比具,他曾经在外国X级片中看过这种车内春宫剧,没想到今天会活生生发生在自己上。

胡太太舌既温暖且,把他鼓鼓前端得又慌又爽,痛快难言,每当她将大半截巴吞进小儿里,就被包裹在喉腔中,紧迫有劲,悚惶无比,巴上所有细胞都万分舒服,他忍不住便抬起骨盆,将巴向上刺得深一点,他上一使力,油门就踏得更沉,小轿车在坡路上箭一样飞过。

胡太太不仅不介意他向上,而且还配合地尽量多把他吃进去,可是他太大了,胡太太认为他差不多和阿宾一样大,所以她最勉强也只能进一半,那是她极限了,她忙碌地替他咂着,同时用黏腻舌拖着他杆子。

伯文理和心理都反应出前所未有极度激昂,胡太太熟练地戏啮着他年轻热巴,更用手上捋动它端,伯文所有灵魂都集中到灼热棍棒上,他甚至能够清晰地感觉出来前列腺珠滚过管,被胡太太食掉形,他整个人都要燃烧起来了。

仲文暗暗偷会计小姐圆,虽说隔了两层布,依然饱弹手,他徐徐地采撷着,眼睛半合,专心观察前大哥和胡太太一举一动,心中充妒意,明明是他先注意到胡太太,却被伯文捡了现成便宜,他越想越不甘,尤其伯文所享受着快美乐趣正若有似无波及到他上,让他更忿忿不平。

伯文心慌,仲文也跟着心慌,手上失了分寸,忘重了会计小姐两,才突然醒悟,不禁暗声惨,会计小姐动了动躯,本来朝前睡,这时回转过来,仍旧斜躺在仲文怀里,但已经变成面对着他,仲文手还留在她前,他担心垂眼看她,哪里知她睁着亮澄澄大眼睛,也正在看着仲文。

这真是天大尴尬,仲文少不更事,一时呆若木,反而是会计小姐一手伸指到边,用眼神抛向前座,作了个禁声手势,另一手按住仲文禄山之爪,表示欢迎他不妨继续,仲文才放心来。

会计小姐实在鬼灵,她又对仲文作了几个小手势,仲文会意,搂着她稍稍侧偏了,离伯文照后镜瞻框,她又指指仲文,再指指自己小,仲文心怦怦乱跳起来,谨慎地看了看前座,才怯怯地低去,畏畏缩缩亲上她等待着厚红。

两人四片一接触,霎时天雷勾动地火,一发不可收拾,得是又深又甜,舌齿混战,旗鼓相当,半天快断气了才松放开来,仲文又瞧向前座,伯文和胡太太仍然在着羞人勾当,会计小姐对他笑盈盈,噘要他再来一次,他马上又低和她在一起。

伯文被胡太太疼得面临溃决边界,巴猛涨,得发痛,只要再多一点刺激,必然就要脑浆涂地。胡太太是过来人,知他快不行了,她可不愿费了好东西,就停止对他,撑起来。

仲文和会计小姐倒也警觉,马上停止缠绵,闭眼诈睡,只剩仲文手仍然覆着会计小姐。

胡太太亲热地轻着伯文耳朵问:“舒不舒服?”

伯文点点,胡太太又说:“乖孩子,阿姨想要你我,你肯不肯?”

“在这里?”伯文眨眼观顾四周:“中山楼?”

“傻瓜,这里当然不行,”胡太太笑起来:“再往前走。”

小轿车驰过中山楼之后,两旁都是明晃晃路灯,几个转弯上坡,来到山仔后,街上行人不少,胡太太指点伯文转进右手边旧美军眷区,一直开到最深寂地方才停来,和文明世界只隔了几百公尺。

伯文和胡太太轻声地打开车门,伯文绕过车尾,来到胡太太这边,两人转察看,没发现周遭有人,胡太太主动投怀送抱,和他在车旁拥起来。

仲文和会计小姐就在车里观赏着,凭藉深隔热纸掩护,伯文和胡太太本不知车里俩人是清醒,还忘彼此索,仲文和会计小姐岂能落后,当场依样画葫芦,也得不可开。

当仲文再回过来时候,却不见了伯文和胡太太,他正不着脑,会计小姐轻靠着他肩说:“唔,他们在那边……”

仲文仔细看去,果然发现伯文和胡太太叠地躺在一只巨大并且有盖子泥圆矮槽上,只知他们蠢蠢而动,看不清楚详细形。

会计小姐吃吃地笑着,说:“你们两兄弟都是坏孩子。”

仲文自然不知到天在海里她和伯文也鬼混过,被她笑得脸通红,她伸手去着他本来就起来具,故意问说:“你猜,他们在什么?”

仲文正要说不知,忽然感到一阵从来没有过诡异感觉,不是因为会计小姐,他说不上来那是什么,反正应该是和伯文在事有关就对了。

伯文在什么呢?他在着这辈子很重要一件事。

胡太太躺在泥盖板上,双张开,三角不晓得哪儿去了,她搂着伯文,让他从裆拉炼中伸出来巴撑开润花,一寸寸地进去。伯文虽然尺码不小,可是胡太太已经那么了,更何况她也不是省油灯,没多久就得全尽没,抵死在她花心上。

胡太太美得起了眼,噫噫娇啼着,伯文经验不足,只晓得追求快乐,土土脑就猛猛送起来,胡太太没来由遭到一顿,得她儿花朵朵开,唉声叹气,受用无穷,叫声在空旷外,相对显得很微弱。

仲文和会计小姐在车里面看得也是绪激奋,加上仲文还有更特别感觉,他一时按捺不住,暴倒会计小姐,抱着她乱抓乱,着急得像只没苍蝇。但是他莽撞了半天本无济于事,除了搂紧会计小姐,毫无章法在她脸上颈上狂一通之外,他一点都不知自己到底要什么。

会计小姐倏遇袭击,她没想到沉默害羞仲文会斗然发难,本能出手挣扎,只是她也没有多少力量,不久就被仲文压倒在后座,她看他那急又手忙乱样子,还真教人生不出他气,会计小姐被他亲得咯咯笑起来,小手阻在他前说:“你……你别这样……听我说……听我说嘛……”

仲文不再使劲,但仍是压抱着她。

“你坐好,”会计小姐指挥他:“快,听话……”

仲文其实没有什么主张,便听话坐起来。

“乖孩子,”她又说:“闭上眼睛。”

仲文闭上眼睛,他听到一阵声音,然后感觉到会计小姐双手在解着自己。

“乖,不可以张开眼哦……”会计小姐吩咐着。

他不敢张开眼,会计小姐手伸进他内里,掳获他冲动得要炸巴,并且把它拿出来,他听见会计小姐细声惊叹着,她用手在玩慰它,然后会计小姐亲着他脸颊,又一边地告诉他不可以张开眼睛,接着便上他,他很自然同她回着,这个同时,他感觉火红上有一种从没验过亲腻感,而且马上从开始被什么东西紧紧地包藏着,一直向被收容进去。

那是他从来没验过事,他真想放开喉咙大喊,太舒服了。

会计小姐放开他,说:“好弟弟,帮我吃吃……”

他睁开眼睛,会计小姐上衣高高提到肩胛,着两只骄傲硕球,她跨跪在仲文前面,把鲜红豆送到仲文边,仲文识趣把它住,会计小姐仰首眯眼,呼出淡淡鼻息,圆出力往坐,仲文就又感到巴所承受美妙绑缚在不断加强。

仲文双手揽住她,随游走,知她短内都掉了,溜溜,起来很过瘾。他一时兴起,捧着她,往自己一压,自己也趁机向上起,只听到会计小姐“唉唷”一声,巴和地已经完全凑紧无缝。

“哦……你……你要死我吗?”会计小姐埋怨说。

她今天就发现伯文工具不小,仲文和他既然是孪生兄弟,规模必然也是接近,刚才拿出来一瞧,果真不错。所以她才慢慢套坐,不敢一子让这家伙进内,没想到仲文来这一招,不过也好,仲文虽然长,之后除了很饱涨以外,也没什么不舒服,倒是花心被碰得很慌,于是她就摇起,让巴在里有一点进出。

“再吃我……不要停……”她向仲文说。

仲文本来就没打算停,他故意啮着她,会计小姐也不觉得痛,她只是一上一骑起来。

“好弟弟……嗯……你舒服不舒服……?”她问。

“很舒服……”仲文混地说。

“姐姐…………姐姐也很舒服……哦……弟弟……你好棒……你……喜不喜欢姐姐……?”

“喜欢……很喜欢……”仲文答。

“姐姐……呀……漂不漂亮……?”孩子关心就是这种事。

“很漂亮……姐姐……我你……”

会计小姐着他说:“傻孩子……”

渐渐地他们动作越来越快,也越有节奏,俩人也说不出有条理话来,只能发出嗯呀吟。

“哦……弟弟……好长…………穿了…………好美……”

仲文捧着她充活力,俩人同心协力地努力摇动,会计小姐沿着仲文竖直巴往,把他子都浸了一大片。

“……”会计小姐声音拖得好长:“唔……每次都刺到…………刺到那个……哦……我会死……死了……乖弟弟……姐姐疼你…………”

仲文和她对得热气直冒,首次发挥强大功效肠往返在会计小姐窄小膣腔,被缩摩得快美无法形容,他左右替,一地她尖,手指将她粉泛起红指印,上征,把个娇美会计小姐从心儿到四肢百骸,每一个孔都给伺候得服服贴贴,她周轮冒着皮疙瘩,不停地靠在仲文耳边如泣如诉,仲文不免更加神勇,奋力摇摆深.

会计小姐若无骨,黏在他上任他蹂躏摆布,忽然听他声有异,就直杆来看他,仲文双眼空,表稽,她虽然还是迎凑着,不禁提防地问:“弟弟……你要了吗……?”

仲文想要回答,喉咕咕地滚着浊音,还没来得及说话,会计小姐就感到心一烫,仲文好像在无限大,她心窝也跟着一酸,赶紧利用他巴还着这时,猛猛地套坐了几,然后全连抖,陪着他高了。

“完蛋了……”她伏在仲文怀里无力说:“要是怀孕了你得同我结婚……”

“好姐姐,”仲文说:“没怀孕我也同你结婚。”

“傻弟弟……”会计小姐听得很受用。

这里会计小姐叫仲文弟弟,那边胡太太却唤伯文作哥哥。

伯文表现得出奇理想,胡太太已经被他得丢了两次。

起初,她和伯文刚合时候,确感受得到伯文比他父亲更加强有力得多,但是她想说伯文刚刚在车里已经差点儿要喷火,大概支持不了几时,所以也没抱着要鏖战多久打算,还跟他嘻哈戏谑,一边事一边有说有笑。伯文巴特别会哄人,阿姨长阿姨短阿姨真漂亮地甜言语,俩人扮起标准鸳鸯。

可是三两个回合打来,她才知伯文真是天赋过人,得深,得快,得她花四渐,得她东倒西歪,和阿宾表现一相验证,她终于肯定后生小伙子绝对是好过那些钱堆里打滚中年人。

她没办法再自称阿姨了,对伯文是弟弟哥哥随乱叫,伯文听得麻,更把她得花枝乱颤,一泄再泄。

现在,伯文把她摆过来跪在泥盖板上,自己在草皮直地站着,从胡太太后面“劈劈啪啪”个不停,胡太太被他得了,上低低,只留高让他抓扶着前后摇。

“好哥哥……呃……呃……得好深哪……轻点……哦……得我……好麻…………会受不了……呀……呀……”

胡太太星眸闪烁,掀在短,伯文低看着自己具在她中出,上面沾亮晶晶黏,心中阵阵激,突然加快马力,以Turbo级速度气压缩发排气,一骨脑连了一两百次,得俩人都回不过来,胡太太苦苦求饶,伯文也不去了,巴酸得像要断掉,猛抖跳几,大量浓喷出马眼,全冲在胡太太底儿上,他紧紧地抵住她花心深,让发泄后舒畅弥漫全。

“喔……好棒……乖哥哥……哦……你一定得很多……呼……好烫……”胡太太被他灌得眯了眼。

伯文站着气,俩人保持姿势不变,享受最后甜。没过多久,有一对附近学校学生侣从小路转进来,亲热低私语,伯文和胡太太慌张坐正到泥盖上,背对着街面,伪装成一般谈男,那对侣没加注意,缓缓地走过去,伯文等他们走远,才和胡太太站起来整好衣服,手牵手回到车上。

他们分别坐到前座,看来仲文和会计小姐一直都在熟睡,只不过更倾倒了点,会计小姐差不多都压在仲文上,伯文转匙发动引擎,胡太太在他脸颊上轻了一,他踩动油门,转驶回山仔后。

幽暗后座,仲文和会计小姐慢慢半睁着眼,相视窃笑,相互亲啄着,又闭上眼睛。

小轿车在坡路上轻快地行,远方已经眺见台北市星罗棋布繁华灯。

如果喜欢本站,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!

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!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
  •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
  • 字体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