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防失联,请收藏网址:hongxiu.me

第 40 章

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,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,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!

-->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<--

想到这,黄衣子看了一眼一直在安慰青衣子。

这时,躺在床榻上男子突然发出了一声梦呢。

三人齐齐朝着男子看去。

蓝衣子反应最快,几乎是在男子睁开眼瞬间,她就立刻凑了上去,也不顾落在脸上泪,关切十足问:“官人你醒了,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男子听到这称呼,愣了两秒:“官人?”

蓝衣子见状,还未说话,黄衣子就似笑非笑说了一句:“怎么?西门官人,莫不是摔落山崖后,把记忆也给摔没了?”

“西门……官人?”

第27章

“西门……官人……?”西简林意识重复了一遍这四个字,他思绪还有混乱,整个人都有几分恍然。

他抬了抬沉重眼皮,看了一眼上方这古古床子架,随即又将视线转移,缓缓看向了站在床边三个陌生子。

他目在这三个陌生子脸上一一扫过一遍,有那么一瞬间,西简林甚至以为自己是在梦。

不然好端端他怎么会突然在这古香古环境里?

西简林从床榻上坐起,蓝衣子见状,想伸手搀扶,然而她手还没碰到西简林,就被西简林制止了:“停!你站在原地别动!”

蓝衣子闻言,顿时脸委屈,轻声哭诉起来:“官人,你这是怎么了……怎么这么凶……”

西简林顿时有些大。

但是他此刻已经顾不得去理会这个哭哭啼啼子,他看了看自己手,又看了看上穿得这件纯里衫,最后又扫了一眼四周这宋代化装潢,某个荒唐猜测在他脑海里成了形。

他眉紧蹙,立刻起衣袖看向自己右手手腕,在看到手腕上一颗弯月形状红痣之后,他眼神闪了闪。

还是他。

这时,蓝衣子哽咽着说:“官人,你到底是怎么了……?”

青衣子上前扶了扶蓝衣子:“姐姐,大夫说了官人醒来之后,可能会因为部受到创伤而患上失魂症。”

官人?部创伤?失魂症?

听着这青衣子话,西简林眉顿时皱得更紧了,心里那个猜测也渐渐加深了。

西简林了有些发太,努力平复着纷乱涌思绪。就这么过了好一会儿之后,西简林才重新抬起眼眸,他脑海里回忆着这三个子说得话,沉默了几秒,看向一开始喊他西门官人黄衣子:“你…刚刚喊我什么?”

黄衣子瞥了他一眼,艳丽红张开,一字一顿说出了几个字:“西…门…官…人……”每一个字都清晰无比。

西简林放在被褥上手瞬间紧了紧,即便心里已经有了猜测,却仍旧存着几分侥幸,不死心又问了一遍:“哪个西哪个门?”

黄衣子蓦地笑了,掩去眸底深那一抹讽刺,套用着西简林话,回:“这谷县内除了你这个西门,还会有哪个西哪个门?”

谷县……

西门……

宋……

西简林着最后挣扎:“那我全名是叫什么?”

黄衣子闻言,还没有开说话,最开始出声蓝衣子,就用手帕轻轻擦了擦自己脸上泪,先一步回:“官人,你名西门庆。”

在蓝衣子最后一个字音发出来之后,西简林眼皮一跳。他虽然姓西,但他一点也不想穿越到过去朝代成为西门庆!

西门庆,与潘金莲通|西门庆!

被武松杀死西门庆!

“我真叫西门庆?”

“不然呢?谁敢冒充你西门庆?”黄衣子轻嗤一声,这一副模样明显没有把自己官人放在眼里。

听到黄衣子讽刺回答,西简林觉得自己刚刚有所平复绪,又开始上涌了。他俊气眉拧了拧,对三个疑似西门庆夫人和小妾子说:“你们先出去,让我安静得待一会儿。”

西简林这话一说完,黄衣子便直接转离开了。她步履轻快中透着几分急切,像是怕自己若是再慢一些就会被喊着留来一样。

很显然,黄衣子是一刻也不想多待。

而距离西简林最近蓝衣子,原本还想对西简林再说些什么,却被旁青衣子轻轻拉住了衣袖:“姐姐,我们先出去,让官人他好好静一静。”

蓝衣子点了点,她看了一眼垂着似在思索着什么西门官人,轻轻叹了一气,有些担忧说:“也不知官人这个状态,明日还能不能赶早去清河县。”

…………

武家两兄弟和付臻红这边。

武松到家之后,就独自回了间。

这一晚上,他心都不平静,他需要一个人静来好好想想。

而武植和付臻红,也同样回了间。

间内——

付臻红坐在榻上,武植则是半蹲,用手帕轻轻擦拭付臻红巴伤。他动作很细致,墨一般漆黑眼瞳里浮现着一抹心疼。

若不是付臻红知晓自己这巴伤,就是武植出来,怕是不那么容易察觉出来他这眼底心疼到底掺杂了几分真假。

在付臻红视线,武植清理好伤,他放低声音,有些愧疚说:“是我连累你了。”

付臻红先是欣赏了一武植表演,随即才不冷不热说:“上吧。”

武植顿了一,点回:“好。”

因为是上,为了能将伤看得更清楚,武植距离付臻红脸很近,姿势也改为了侧坐在榻上。

暖灯落在付臻红脸上,让武植想到了凝脂如玉这四个字。他将粉轻轻涂在那小伤上,即便付臻红并没有说什么,但他还是缓缓说:“这个涂上,伤明天就能好。”

付臻红不甚在意轻“嗯”了一声,声音低低,听起来有些倦懒。

武植见状,收回瓶后,问:“困了吗?”

付臻红回了一句:“还好。”说完,他将秀徽服衣领解开,对武植说:“你去拿一条手帕,帮我把这也擦了。”

武植闻言,盯着付臻红脖颈红莲花看了几秒,随后微垂眼眸,掩去眸中思绪,轻点了一:“好。”话落,他便去付之行动了。

很快,他就拿着一条手帕走了过来,坐在了方才坐过位置。

付臻红微微扬起巴,好让武植能更方便擦拭。

武植看着男子出来细脖颈和致锁骨,目微微移动,来到了那由他亲手描摹出红莲花上。

他眼神微暗了一瞬,但是须臾之间,又恢复如常。

感觉到武植目停留,付臻红故意问了一句:“怎么了?”

武植薄微抿:“如果不是我,你也不会…”

后面话他没有再说去,但这番言语之间尽显自责。

[小红,大郎他真得好狗。]

狗得它这个弱系统都有些看不去了。

听听这话,稍微单纯一点人,还真可能就被演出来形象给忽悠到了。

[小红,记得之后加倍还回去。]

[嗯。]付臻红应了弱系统一声。

即便弱系统不说,他之后也会这么。

喜欢角扮演吗,蒙着眼睛,用皮作为画布是吗……

付臻红意味不明笑了一。

武植见状愣了一瞬,抬起眼看向付臻红,似乎有些不明为何付臻红会突然在这个时候笑了一。

付臻红微微抬了抬眼皮,对上武植目之后,难得主动解释了一句:“我只是想到了一件有趣事。”

武植心里闪过一抹思索,面上却是有些疑惑问:“有趣事?”

“是,有趣事。”付臻红角微勾,不疾不徐说:“以后再告诉你。”

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,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(Chrome),火狐浏览器(Firefox),微软Edge,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,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,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!

如果喜欢本站,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!

-->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<--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
  •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
  • 字体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