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防失联,请收藏网址:hongxiu.me

第 61 章

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,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,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!

-->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<--

刀疤脸在地上滚哀嚎着,剧烈疼痛让他痛苦不已,他现在只求快点死去。不愿在濒死关,都还忍受着四肢断裂折磨。

终于,几秒过去了,在尝到了被分割剧痛之后,刀疤脸彻底断了气。

前前后后,不过十秒。

一时间,鲜血弥漫,浓重血腥味飘散到空气中。这些一开始还盛气凌人恶匪们,全部惨了脸,胆子稍微小一点,直接就吓得跌了马,瘫坐在地上直哆嗦。

他们也是经历过生死危机人,但那不足以让他们在看到自己二当家,被人只用树叶在十秒之内就分割杀死后,还保持冷静。

这时,一声音从马车内传来,“害怕吗?”

这声音极其好听,清泠泠,轻轻浅浅,带着一种慢条斯理感觉。但就是这般好听声音,传到这些人耳朵里,却宛如修罗之音。

他们僵着,视线从刀疤脸那死不瞑目脸上缓缓转向了马车。

一秒,马车帘幕被一只素手开。

若是以往,这样一只漂亮好看手定然会让他们垂涎不已,然而现在,这些人却无瑕欣赏这些。他们只感觉到了恐惧,一种滔天般似被地府无常索命恐惧。

付臻红微微倾,出了面容。

待看清楚付臻红脸之后,这些匪徒们瞬间愣住了,直到付臻红眼神轻飘飘扫向他们之后,这些人才瞬间回神。

他们万万没有想到,杀掉他们二当家人竟然是这般漂亮男子。这个男子在瞬息之间,不费灰之力,便割破了二当家喉咙。

一想到这,这些人顿时皮发麻,一个劲颤栗。

“怕什么……”付臻红不疾不徐说:“不过只是以彼之,还施彼罢了。”

那个一开始跟刀疤脸说话男子闻言,哆哆嗦嗦指着付臻红:“修…修罗!”

修罗?

付臻红挑眉,偏看向武植:“我是修罗?”

武植摇,他伸出手,将付臻红垂落一缕发丝别到耳后:“你是我夫郎。”

第44章

付臻红又:“既如此,乱说这些人,该如何理?”

武植闻言,扫了一眼这些在听到他回答之后,神各异贼匪们,眼神冰冷似出鞘锋利刀尖:“自然是都杀了。”

他语气低沉,用最平静语气说出了另这些贼匪们胆战心惊话语。

而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,他也确实这么付之了行动。即便贼匪们很快反应过来后开始纷纷骑马逃跑,却终究是慢了一步,被武植用银针刺中了,从马背上坠落,倒在地上无法动弹。

武植并没有将他们一击毙命,他用得这十几银针,针尖上涂着一种他调制特殊剂。可麻痹人神经和位,让被针刺中人就像是被点了一般,不能动弹分毫。

不过这与点相比,他银针有一个更直观区别。

那便是点可解,且不会危及健康。

而被银针刺中皮人,不可解,且银针上面毒素会随着时间逝,渐渐深中针者肺腑,让他们感觉到一种被千万只蚂蚁啃噬心之感。

若只是寻常夺人钱财匪徒,武植或许还不会用这种银针,但是这些贼匪们,杀人吃人,将人侮辱折磨,理应受到这般惩罚。

就如潘金莲所言,以彼之还施彼。

武植抬看了一眼天空,晴空万里,蔚蓝澄澈,半空中偶尔飞来几只觅食秃鹰。

武植收回视线,看着这些贼匪,轻描淡写说:“就看你们是被毒素折磨致死,还是被秃鹰捕猎分食。”

听到武植话,这些匪徒们面如死灰,他们想张开试着说话,却发现连发出字音都变得异常艰难,拼命想要开,却只能发出断断续续破碎之音。

这种感觉,就像是喉咙被毒哑了一般。

更让他们惊恐万分,是在这种况,他们想要舌自尽都不行。

毒素开始蹿向了他们五脏六腑,有些人脸上已经浮现出了浓烈惊恐。汗从他们上泛出,他们只能眼睁睁看着始作俑者,驾着马车从他们边离开。

远离了这些匪徒之后,空气中血腥味也散去了。武植手缰绳,驾着马车,目直视着前方。

而付臻红,他并没有坐回到马车里,而是坐在马车外,与武植并排着。

“觉得我残忍吗?”武植突然问出了一句。其实他可以用更温和一点手段结束那些匪徒命,但是他却选择了最让那些匪徒神和受到双重折磨方式。

武植对于自己法到不后悔,若是潘金莲不再,他兴许会将事得更绝。但不后悔归不后悔,他到底还是很在意潘金莲看法。

付臻红没有回答武植这个问题,而是反问了一句:“那你觉得我残忍吗?”毕竟他法与武植法相比,也没有好到哪里去。

武植摇。

付臻红说:“你我都差不多,何来谁觉得谁残忍?”话落,他又:“更何况,那些匪徒们本就该这样,被折磨致死,再去地狱赎罪。”

武植闻言,看向坐在自己旁男子,带着几分好奇说:“你不问问我为何会那些吗?”

付臻红再次反问:“你不也没问我为什么会那些吗?”

武植笑了,心中第一次有了一种强烈豁然之感。

直到现在武植才真正发现,原来去开以往伪装,以真实格面对潘金莲,比他所预想得要好得太多太多。

两个人上都有着各自秘密。

这么一对比之后,秘密本在对方这个人面前,便显得不那么重要了。

因为只要人在,只要双方还在相,那么秘密就会慢慢被彼此知晓,这一切,不过只是时间长短问题。

想到这,武植眼中笑意更浓厚了,他看着付臻红:“是我把事想复杂了。”其实现在仔细回想,早在他第一次在赵叔那里替潘金莲买成衣时候。在那个狭窄小隔间里,潘金莲就曾隐晦表出了他对于他秘密不在意。

只是那个时候,对方在言语之间、于无形之中透出这种对他认知,武植没有意识到。

不过现在,也不算太晚。

武植收回目,看向前方,路面很平坦,风很轻,天很蓝。

武植着缰绳手技巧用力,马车便被马带动着,加速往前放移动。

此时,距离他们遇到那帮匪徒已经过去有一刻钟左右了。

方才那些匪徒很明显只是一部分,最先死那位为首男人被其他匪徒称为二当家,想来他们是还有一位大当家。

在不知对方还有多少人况,这一路上,他必须要多注意。

由于武植脸上还带着面具,付臻红只能从对方眼神变化来判断他心中所想。虽然付臻红猜不到武植绪变化具原因,但是能确定那定然是与他有关。

付臻红将手伸进马车内,从里面出一片他不久前摘树叶,“要听曲吗?”他问武植。

武植点,“用这片树叶?”

付臻红嗯了一声。然后将树叶放在边,开始缓缓起来。

不久前才被付臻红用来杀人树叶,现在却成了一件能出美妙旋律乐器。

不过,付臻红此刻出来曲子却并不是那种悠扬婉转,而是有些诡异,旋律听起来高起高落,似某种咒语。

听到这熟悉曲调,武植表从最开始复杂变成了后面释然,一曲终了,武植也出了一副像是拜给了付臻红一般、果然如此表。

“你果然是知。”武植可并不认为他旁这个男子只是单纯给他曲。

付臻红问武植:“觉得熟悉吗?”这话虽然是用着疑问字句,但是话语之间,尽是一种肯定陈诉。

武植微微挑了挑眉。作为曾经出这种旋律当事人,没有谁比他更熟悉这种曲调。

而潘金莲这么问他,无疑是在对他说出上一句,给出了一个变相肯定回答。

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,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(Chrome),火狐浏览器(Firefox),微软Edge,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,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,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!

如果喜欢本站,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!

-->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<--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
  •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
  • 字体大小